一个有趣的网站
分享有价值的文章

互联网圈的庙堂与江湖

文/汪小楼

来源:银杏财经

自“头腾”大战后,互联网江湖很久不再听闻轰隆隆的炮火声,但是雷军却在前不久打响了2019年“口水仗”的第一枪。

在怼友商这件事情上,雷军也未能保持其一向温和的形象,其呐喊为其赢得一大票掌声外,还有一个新的人设: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互联网江湖类似于这样的“战争”,其实并不少见,隔空放枪、喊话于是便成了最基本的招数。虽然每一次都能引来无数吃瓜群众的嘲讽,但是又无一列外的,都能为那些亲自扛着大旗、冲锋陷阵的“掌门人”,在这个并不缺乏斗争的江湖里赢得更多话语权。

就像《笑傲江湖》里说的那样:派别之争,满口道理,其实最终只不过是一场权力游戏。

因为,庙堂之外,就是江湖。

庙堂与江湖

2017年双十一购物狂欢节刚过,功夫短片《攻守道》就在优酷独家上映,马云在影片里除了大秀自己的“马氏太极”外,也顺便反转了一把江湖,让吃瓜群众猜对了开头却没猜到结尾。

后来,拳王邹市明在《吐槽大会》也中不忘自我调侃:“我输得最著名的那次,是输给了马云,这个你们真的不能怪我……这片子是他掏钱拍的,就输一次吧。”

邹市明显然是在用行动,诠释短片里马云说的那句台词:功夫再高,也怕菜刀。尤其是纯金打造的菜刀。

马云是不折不扣的武侠迷,他对金庸老爷子的感情可谓是六经注我。阿里巴巴自身所筑的门槛本就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庙堂”,而互联网江湖里的风吹草动或者血腥战斗几乎都有其身影,这很像老爷子笔下的江湖。

江湖与庙堂之间远不远?其实不远,你只需要看2017年乌镇互联网大会和各大“门派”之间的合纵连横你就知道。

在“马氏太极”余温还未散去,刘强东、王兴两人便在乌镇互联网大会这个大江湖里,搞起了腾讯“小庙堂”。

前有“丁家猪”暖场,后有“腾讯四海蒸龙虾”返场。丁磊的面子、马化腾的场子一目了然,可谓是局中有局。

如今,腾讯这座“庙堂”仍在,江湖却已物是人非。美团收购摩拜,王晓峰出局;王兴、程维在出行领域上演过相爱相杀;宿华已被张一鸣拉下短视频领域铁王座;刘强东的扶贫工作还未落地自己却成了“困难群众”;张一鸣由马化腾的座上宾变成了“死对头”。

正印证了毛主席曾经说过的那句话:革命不是简单地请客吃饭……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的暴烈运动。

而在去年互联网大会上,丁磊悠闲的叼着雪茄,俨然一副江湖大佬的模样并即兴地说了一句:这里白天是庙堂,晚上是江湖。丁磊能说出这话,自然应该比所有人都要明白、透彻一个道理:白天不懂夜的黑。

苏宁傍上阿里大腿,完成电商布局和自身改造后,为了扩大其庙堂体系,张近东一边口中感谢着马云,一边却抛售阿里股票,双手拿着大把真金白银收购万达线下门店,意欲在新零售这条赛道上与阿里争锋。

在这之前,苏宁、京东之间的争斗,除了正常的商业互怼外,更多体现的也是庙堂与江湖之争。

你也许听说过,京东成立“打苏宁指挥部”的故事和刘强东口中那个广为流传的“耻辱”论,更应该听说过,苏宁在刘强东老家来陇镇开店时,当天庆典送的礼物是一人一杯奶茶。

而一直以来,不论刘强东怎么敢说敢秀,在张近东眼里他也始终只不过是一个蹬三轮的。其实也不难理解张近东的自恃身份,毕竟,张近东不但江湖资格比刘强东老,庙堂地位也比其高。

只不过,张近东口中那句:“一家从来没有盈利过的企业,只有资本追捧的企业,正常吗?”就算再怎么冠冕堂皇,也难逃嫉妒而不可得的嫌疑。

“铁帽子王”

2018年绝对是刘强东的至暗年。人设坍塌、其风花雪月般的陈年旧事遭遇媒体“刨祖坟”式挖掘,人们这才发现,若论风流,刘强东无愧于当代的“铁帽子王”。

当然,其人设坍塌也有一个微妙过程。在不明就里、崇拜他的人眼中,这种事绝不可能发生在他身上,以至于舆论风向转变耐人寻味。

最开始所有媒体的文章爆料中,下面评论区几乎都有这样一句话:你这废人在胡说八道!到后来此事一锤定音后,评论区留言发生了180度大转变:你在京东上消费,让大强子赚了钱,他却拿着你的钱去玩女人,你说气不气?

这就是江湖,曾经你登上神坛时,别人把你捧得有多高,你跌落时就会把你踩得有多惨。

当然,这一舆论风向的转变也离不开一种叫做“鸡汤”的逻辑在作祟。像刘强东这种白手起家的创业精英代表,拥有的铁杆粉丝往往是打拼在社会最底层劳苦大众。

他的创业故事、一句话都会被这些群体无限放大、大肆渲染,甚至被当作“鸡汤”供奉在案前并时不时地喝上一口,来激励一下自己然并卵的人生。

虽然“鸡汤”哲学听起来全是道理,仔细琢磨全是废话。但在这片偌大的互联网江湖里,永远不缺炖鸡汤和喝鸡汤的人。

明尼苏达州事件后,刘强东亲手打造的京东庙堂摇摇欲坠,江湖依旧是那个江湖,东哥却不再是那个东哥了。所有人都对他避之不及,各大小门派纷纷与其划清界限,唯恐受牵连。

令人欣慰的是,在这个最困难的时刻,李国庆却义正言辞地站出来为东哥“两肋插刀”,并以自己并不光彩的亲身经历为佐证,试图帮东哥正名。

但后来事实证明,李国庆这两把刀的确是插在了东哥两肋上,目的也简单、粗暴,只是为了蹭一下其风月之事的热度。只不过,令李国庆没想到的是,有些热度蹭得好会温暖身心,蹭不好会惹火烧身。

一心想登庙堂之高,最终却因为缺乏与事业高度相匹配的政治觉悟在江湖上留下了一个永远的污名。

虽然古语有云:“人不风流枉少年”,但你已经四十多岁了,东哥,你说是不是?

论庙堂重要性

要真要论风流,戴威也绝对算得上是一号人物。

“终有一天,我们今天的ofo会和Google一样,影响世界。”这是属于戴威的高光时刻,也是属于ofo的高光时刻。

谁也不曾想到,在这之后的一年多时间里,等待ofo与戴威的确是另一番景象。那段时间,关于ofo之困局众说纷纭,最后马化腾一条朋友圈更是激起千层浪,人们也才算了解了个大概。

如果不是戴威在自立门户这条道路上走到了黑,如果不是最后阿里那一票否决权,也许他现在跟胡玮炜一样,拿着大把真金白银环游世界,并进行二次创业。也不用无端背上老赖这个罪名,还拉上一大票供应商和用户垫背。

很难想象,那个曾经对未来充满希望、个性单纯、甚至有些腼腆的大男孩在经历惨烈的资本角逐和商业洗礼后,其心路黑化历程来得如此猛烈:从去年什么都相信,到现在什么都不相信。

看来,没有大庙堂的庇护,江湖路并不是那么好走。这一点罗永浩也应该深有体会。

在去年5月的锤子科技鸟巢发布会上,面对质疑,罗永浩依旧表现出作为一个东北爷们的野性和强势:“我做这个公司是想要改变世界的,从来不是想挣你的臭钱。”

但其野性的背后也有不为人知的心酸和无奈。“随时发不出工资,随时可能倒闭,想到500个人背后是500个家庭,想过自杀”,回忆起创业最糟糕的那段日子,罗永浩的言辞虽不乏煽情,但所说之事实一点也不过。

这些年,虽然罗永浩自带霸者重装,又标配反伤和复活甲,熬走一个又一个同行。但诸如资金链断裂、被供应商围堵、欠薪事件…..之类的负面新闻一直盘旋于锤子科技头顶。

锤子科技不是缺钱,就是正在缺钱的路上。如果有大庙堂为其遮风挡雨,罗永浩也不用当一个打不死的小强,眼看其他友商的庙堂越筑越高,自己这边却风雨飘摇。

你看,刘立荣前段时间因为赌博被曝光输了一百多亿人民币,人家自己也站出来澄清了只不过输了十几亿,不管哪个是真,哪个是假,但在这个到处都是黄金的江湖里,刘立荣那点钱虽然不算少,但也不能算很多。如果有大庙门吹出的东风眷顾、有孙宏斌那样的白衣骑士救场,刘立荣也不会眼睁睁看着金立大厦将倾,却无能为力。

你再看,人家黄峥就就幸运多了。拼多多诞生就含着金钥匙,后有腾讯保驾护航,方有今日之势头。

黄峥一直不承认自己有派系,其实这可以理解,谁不想拥有自己的庙门,谁不想开宗立派?腾讯方面不予回应就更好理解了,只要到手是货真价实的真金白银,至于什么辈分不辈分都是虚名,大家是兄弟嘛,和气生财。

王兴、王小川之流哪个不是先叩响了大庙堂的庙门,才拥有今日互联网江湖中的一席之地?

如今的互联网江湖,远不如兴起那个时代那般充满江湖豪气:彼此不问出身、不讲血统,不用看人眼色,更不用拜山头。只要你有赌徒般的野心和一帮兄弟便能揭竿而起,号令一方。

所以,要想在这片江湖里更好的混下去,拜对庙堂很重要,就算不拜庙堂,你起码也应该知道哪家的好遮风,哪家的好挡雨。

不过,大多数情况下,这庙门也难进,因为俗话说得好,江湖路千条,庙门各自开。

江湖路千条,庙门各自开

“刀出鞘、枪上膛,一入创业场,很难回故乡。”

创业这条道路上,虽然远不如这首儿歌描述得那样悲凉。但在这片充满血腥战斗的修罗场里,很少有人能做到说退就退,柳传志、任正非等泰斗级前辈都还打拼在前线,更别谈其他后出道的晚辈。除非,你在这个江湖里混不下去了。

当然,马云是个例外。

将阿里巴巴生杀大权的接力棒交给张勇,退居二线后不久,马云就公开给企业家授课,将马氏哲学的造诣表现得更上一层楼:创业不要轻易踏进别人的地盘,如果要去,手上要先有枪。

马云以风清扬自居,能领悟他这句话神髓并付诸行动的当代令狐冲非张一鸣莫属,因为他已经早早地扛着枪、吹着口哨,踩进了别人的地盘。

商业竞争本无对错,字节跳动地疯狂成长,也从侧面折射出了张一鸣的高明之处:就算踩进你的地盘,跟你浴血拼杀、打得难分难解,依旧笑脸相迎。

去年“头腾”大战的硝烟刚开始弥漫,腾讯就被一篇名为《腾讯没有梦想》的文章,吐槽得得体无完肤,这时张一鸣罕见地站了出来,亲自为马化腾站台,对其尊敬之情,溢于言表。

汝气死周郎,却又来吊孝,明欺江东无人乎?

一直以来,抨击今日头条流量为王、点击率至上、标题党横行等诸多弊病的文章屡见不鲜,就连异军突起的抖音也时不时遭到用户无版权保护的吐槽:抖音上面什么火,就有人迅速跟风模仿,并且是花样百出,毫无节操可言。

以上种种都未能阻止头条系的疯狂成长,其扩张脚步从短视频到电商、再到社交,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短短几年时间,张一鸣就能将曾经在互联网江湖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帮派”,壮大成为能和BAT争一日长短超级巨无霸,应该比所有人都深谙一个道理:混迹于这片江湖,出生不重要、帮派成分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你足够强大,就算你是三教九流,也一样能走到舞台的中央、拥有自己的话语权,也一样能建立属于自己的庙堂体系。

这道理,张一鸣懂,马化腾、张小龙也懂。

在去年腾讯员工大会上张小龙说:不要关注竞争对手,而是关注你的用户。然而,当今年一月中旬多闪、马桶MT、聊天宝推出时,齐刷刷地遭到微信集体封杀。

这才应该是商业竞争的本质:只要不触及核心利益,上可以跟你谈家国,下可以跟你谈情怀,甚至处处礼让三分;只要这种情况有变,什么家国、情怀通通都是脱了裤子放屁,真刀真枪见真章才是真道理。

像这种江湖路千条,庙门各自开的情况,自3Q大战后,已经是行业内一个不公开的秘密。

戏剧性的是,在多闪发布不足半小时,其下载链接已经无法在微信打开,这距微信公开课刚过去六天。

刚上任今日头条CEO不久陈林还在发布会现场隔空喊话,大致意思是这样的:我们不是竞争对手,希望微信解封,让大家多体验…..。

战火已经点到人家大门,火势只差蔓延到后院。显然,再真挚、诚恳、华丽的语言也拉不回微信封杀的决心,除非,马化腾、张小龙傻。

人、江湖、庙堂

马化腾、张小龙不傻,当然,不傻的也还有雷军。

2019年初雷军的开年第一声呐喊,如平地一声惊雷,惊动了整个科技圈,一时之间各种惊讶,猜测之声不绝于耳,但更多的是众多米粉为其呐喊助威,大呼雷布斯挺住。

这记闷雷之后,这两天才姗姗来迟的春雨让小米告别了过去,标志性事件就是告别了性价比。

“我的策略是贴近成本价来出售手机,这个初衷绝不会改变”,当初小米制定性价比策略时,雷军掷地有声的言辞,圈粉无数,有良心企业家的头衔不请自来。

“小米旗舰店,一定要去掉性价比的束缚,专心做最好的产品,不辜负米粉对小米的期待…..”这是两天前雷军发的微博,其下并附上几条米粉呼吁和支持小米手机涨价的评论。

前后对比,你会发现,雷军是在发动一场关于米粉的“人民战争”,这也很好解释为什么雷军年初在怼友商这件事上面有失其温和形象,原来是为壮大小米庙堂作战前总动员,也算师出有名。

不过,发动人民战争这种事,用得好能横扫六合,用不好会陷入战争泥潭。

之前的携程就陷入过泥潭。在OTA领域一家独大后,诸如捆绑销售、大数据杀熟等一系列问题,携程庙堂就差点被淹没在人民群众飞舞的唾沫星中。

人民战争的威力梁建章绝对是深有体会,按照他的说法,他醉心的人口学不仅是在为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添砖加瓦,也是在为携程的未来铺路。

在媒体眼里,梁建章一直是一个很“难搞”的对象。这几年,但凡想近距离接触或采访他的人,都学会一个绝招,那就是跟他谈“人口学”,少谈或不谈携程,他接受采访的机率就会高一些。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梁建章对于双重身份的转换自如,都有提前拟定好的标准答案:人口问题和创业创新分不开,我从事的旅游业在很大程度上也要依靠人口红利。

梁建章这话显然只说对了一半,不光是旅游业要依靠人口红利,整个互联网江湖的蓬勃发展更要依靠人口红利。

因为,有人的地方才会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才会有庙堂。

从混沌初开,到四方豪强如野草般肆意生长形成诸多派系;从巨头跑马圈地,重新划分庙堂势力范围,再到三超多强瓜分天下。

每天,这片江湖里都有不同的人重复着同样的故事。有人离开,也有人进来,输的人黯然离开,赢的人继续坐庄,开始新的赌局。

好在,属于互联网江湖的故事一直都在书写。

如果你厌倦了这个江湖,你可以学学丁磊,叼着雪茄,发表一下如白天是庙堂,晚上是江湖这样的感概。

你也可以学学令狐冲,即兴赋诗一首: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前提是,你在这个江湖里有足够高的地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前方高能 » 互联网圈的庙堂与江湖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前方高能丨一个有趣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