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趣的网站
分享有价值的文章

@今何在:权力的游戏第八季重制版

@今何在:

凛冬将至 无人生还

权力的游戏第八季重制版

第一集:

龙妈与雪诺的大军来到临冬城。珊莎与雪诺为是否该效忠龙妈发生争吵。

众英雄集结,军事会议上,龙妈与雪诺发生争执。雪诺认为异鬼势大不可硬拼,应该保存有生力量,将民众撤出临冬城,打运动战持久战。但龙妈认为那会让民众笑话,有损自己的声威,坚持要在临冬城下布阵决战。

会议上小恶魔等人都同意雪诺的意见。野人和猎狗还嘲笑龙妈压根不懂打仗,应该把战争的事交给男人。龙妈十分愤怒,为了确立威严她高声说我是女王,谁不服从我就会烧死谁!众人惊惧,仿佛看见疯王重现。

小恶魔提出折衷方案,请龙妈将一半的无垢者和蛮族骑兵交给雪诺,让他从侧面奇袭异鬼。龙妈看在小恶魔的份上同意了。

小恶魔与雪诺私下密谈,提醒他龙妈因为痛苦的经历而极度自尊甚至偏激,越是发现自己孤立就越是谁的话都不听,所以让雪诺要懂得哄女人的方法,千万不要硬刚,并将自己的绝学心法《女人不能被征服,只能被宠坏》传授给雪诺。

布兰来告知雪诺他的身世,小龙女是他的姑姑。雪诺震惊,但表示纵然天下武林都反对,自己也要和姑姑在一起。

第二集:

大敌将至,前夜大家末日狂欢,饮酒聊天那啥啥,水了一集。

第三集:

异鬼来临,龙妈命自己那一半无垢者和骑兵在城下列阵,还把战壕工事建在军阵后头,表示这来自于东方兵法“背水一战”。而其他人都躲在城上,准备唱空城计。

异鬼来到,龙妈下令骑兵冲锋,果然骑兵有去无回。异鬼冲来,无垢者奋勇抵挡,也被吞没。

龙妈骑龙在空中喷火,焦急等雪诺的援兵到来。但一直到她这一半军队全灭,远方仍然毫无动静。

龙妈心中哇凉,知道雪诺和小恶魔欺骗了自己,就为了带走自己的一半军队。她平生最恨被欺骗,此时却是被自己最爱的人和最信任的首相欺骗。她的疯王血统再次苏醒,骑龙冲向夜王和他拼命。

夜王正骑着冰龙吃着火锅唱着歌突然龙妈就冲过来发疯一般又咬又喷,全是同归于尽的招数。夜王心说我这是招谁惹谁,你失恋了为何要抱着我一起死?

这时布兰发功使用移魂大法进入夜王的意识。夜王大惊说你是谁?布兰说我就是你。夜王说你是我?那我又是谁?布兰说你是为了我而来,而我将成为你,来找我,我会给你看你的结局。

夜王开始怀疑人生,骑着龙来找布兰,龙妈紧追不舍。夜王被从龙上喷下,身受重伤走到心之树下,树上隐约有字,夜王凑近了才看清上写七个大字:夜王死于此树下。

夜王大惊转身要走,只听一声炮响,伏兵四起。布兰坐在轮椅车上,摇着羽毛扇大笑道:“夜王匹夫,中我计也!”

此时城中投石车投出火球,将城外的焦油干柴点燃,异鬼和最后的无垢者全在火中嘶号。原来对珊莎来说,城外的龙妈军团不过是诱饵,最终会与异鬼一同灭于火中。

夜王满心惊恐。布兰大喝一声:“谁与我取此贼人头!”夜王大怒道:“谁敢杀我?”只听身后一声喊:“我敢杀你!”夜王一转身,二丫凌空飞至,手起刀落,夜王的头滚出一丈余远,口中仍说:“好快的刀!”

夜王一死,异鬼皆灰飞烟灭。布兰见夜王灰烬中,有一物闪亮,捡起来看,却是一枚可以复活死人,号令异鬼的指环。

龙妈呆望战场上被烧焦的自己士兵的尸骨,此时雪诺方带另一半大军赶来。他对龙妈说这是为了帮她保存一半兵力以对战瑟曦。但龙妈说你让我的一半军队绝望在城下苦战,你的妹妹用火将他们活活烧死,我现在耳边还能听到他们的惨叫声,你们早计划好了一切,唯独只瞒着我。我再也不会相信任何人。

龙妈含泪而去,雪诺无语。

珊莎来劝雪诺趁兵权在手,囚龙妈自立为王。但雪诺表示自己决不会背叛誓言。

第四集:

龙妈抛开雪诺小恶魔等人,独自率大军乘船南下。她发誓不再相信人类,甚至对灰虫子和弥桑黛也冷若冰霜,只相信自己的龙。弥桑黛看她这个样子也心痛,对灰虫子说原来我们在她心中永远只是奴隶,并和灰虫子憧憬战争结束后一起远走高飞。

他们的话早就被瓦里斯探知,去报知龙妈。龙妈怀疑灰虫子和弥桑黛也要背叛她,更加痛苦,陷入深深的孤独中。

龙妈想试探灰虫子的忠诚,让他去审讯弥桑黛,逼她承认自己诋毁女王。她只是想给灰虫子和弥桑黛一个教训。但灰虫子害怕她杀弥桑黛,让弥桑黛乘船逃走。

龙妈大怒,亲自带两龙去追。不料在海上遇见攸伦的铁舰队,龙妈为救弥桑黛奋力带龙冲击铁舰队,被上百战舰铁弩围攻,虽然喷毁战舰十几艘,但两龙都身中数十箭,雷哥为掩护龙妈和卓耿杀出重围,自己冲向敌旗舰,攸伦命所有船弓弩齐射,雷哥重伤,用最后力气撞毁敌旗舰,坠入海中。

龙妈逃出,心痛雷哥,更加暴怒,用鞭刑痛责灰虫子,灰虫子默默忍受。他知道是瓦里斯告密,发誓要杀他复仇。

龙妈不等雪诺小恶魔大军,就在城下布阵。瑟曦带弥桑黛上城,假意说弥桑黛已经投靠于她。龙妈大怒,不顾城头铁弩无数,要骑龙攻城,被灰虫子拼命拦住。

弥桑黛知道不能再连累灰虫子和龙妈。她大喊龙焰跳城自杀以明志。然而瑟曦让魔山用铁钩甩出钩住弥桑黛,弥桑黛被倒挂在城墙上流尽血而死。灰虫子眼睁睁看着弥桑黛惨死,咬碎牙齿。

城中无粮,瑟曦命人把最后的粮食存在红堡。攸伦将重伤的雷哥拖入城中,用锁链锁住,让众人割食其肉。饥饿的众人举刀斧争相分食雷哥,将挣扎的雷哥活活吃掉,连骨头都敲碎煮汤。瑟曦命人带头高呼:“女王万岁!”众人欢呼,声震四野。

龙妈在城外见此景象,悲愤欲绝。灰虫子怕她立时就要骑龙焚城,中瑟曦之计。但龙妈却只是沉默看着这一切。

第五集:

龙妈梦见自己踏着尸骨,走上了铁王座,万民向她跪伏。但突然雪诺小恶魔与珊莎等众领主冲了进来,宣布了她的罪名,将她拖出去审判。她乞求的看向雪诺雪诺却不看她,小恶魔当众高声颂读她的罪名,并让她走向人群。人们向她扑来,形如异鬼,像吃掉雷戈那样撕扯分食着她……龙妈在尖叫中醒来。

雪诺小恶魔赶到,商讨作战计划,这次龙妈不发一言。小恶魔感到龙妈心中的仇恨,放詹姆回城让他劝瑟曦放市民逃走,并敲钟投降。并请求龙妈听到钟声就停止杀戮,否则自己将永远背弃她。龙妈虽然认为小恶魔早就背弃了她,但还是同意了。

灰虫子决心战死以随弥桑黛去,临战前他向龙妈诀别,并当着龙妈的面杀死了瓦里斯。龙妈表情冷漠,内心却知最后一个忠诚者也离开了自己。

次日决战。无垢者灰虫子与雪诺奋勇攻取东门,但珊莎带北境军在北门按兵不动,冷眼旁观。龙妈静观无垢者雪诺与黄金团拼到两败俱伤。灰虫子带人冲上城头,奋力毁去所有巨弩,被黄金团长一剑杀死,也坠下城墙,死在弥桑黛血浸透过的地方。

雪诺怒杀黄金团长,带最后的士兵冒箭雨攻入城门。瑟曦在城中埋下鬼火准备点燃引爆整座城。詹姆和布蕾妮、还有猎狗二丫杀进红堡。詹姆劝瑟曦鸣钟投降,瑟曦看了看布蕾妮,说已经下令魔山听到钟声响起就点燃鬼火。

猎狗杀去地下阻止魔山点燃鬼火,二丫去阻止钟声敲响。二丫赶到钟楼发现民众已经聚在那准备敲钟投降。二丫喊不能敲钟市民不信,为了不让市民敲钟,二丫只能大开杀戒,她一身是血杀到钟楼,发现一个妇女带着一个女孩守在钟前,正准备敲响。二丫只能将母女俩杀死。她第一次为作为一个杀手而感到灵魂被折磨,在钟前呕吐起来。

而这时,在地下,猎狗为了阻止魔山点燃鬼火,引诱魔山用最后的火把点燃了自己,他在火中狂笑,抱着魔山一同焚于火中。

此时,龙妈骑着龙在等待钟声敲响。雪诺和最后苦战的士兵们也在等着,全城的人都在等。只有二丫詹姆布蕾妮知道钟声不能敲响。

见雪诺身边只剩最后几百无垢者,黄金团和守军振奋起来,他们给市民发放兵器,命他们冲在前面,喊一个人头赏金币一枚,为了钱市民们向雪诺扑去。

龙妈没有听到钟声,却看到雪诺和最后的无垢者们被包围即将战死,看到珊莎在北门按兵不动,看到瑟曦在红堡上冷笑,看见二丫站在钟楼上却不敲钟,看到广场上雷哥的骨头。她觉得这世界一片冰冷黑暗,她听见父亲疯王在高喊:“这世界所有人都背叛了我!烧!烧毁这个世界!一个新世界将在火中诞生!”

龙妈听见了这个声音,想起了诸侯与民众是如何向自己的家族跪拜,又在他们败亡后如何残忍的诛灭他们,恨不能吃他们的肉。如果这次她失败了,她会失去雪诺,失去一切,而人们只会嘲笑她,咒骂她,只因为她没能成为统治者,没有像瑟曦一样冷酷的对待他们。

她相信父亲的灵魂正在指引她,她驱动了最后的龙,飞向天空,向这世界喷出仇恨的烈焰。

烈焰燃烧了城市,引爆了鬼火。詹姆让布蕾妮逃走,自己和瑟曦一起焚于火中。二丫在钟楼看见了这一幕,市民们冲上来绝望的拉响了钟,钟声回荡,这是这个世界的丧钟。

第六集:

城市的废墟中,遍地焦尸。雪诺走过地狱般的城市,走进倒塌的红堡,看见龙妈孤零零坐在冰冷的铁王座上。此时灰虫子和无垢者及蛮族骑兵已全部战死,龙妈一无所有。

雪诺走近龙妈,龙妈却让他立刻离开。雪诺说我发过誓,我不会背叛你。小恶魔冲进来要龙妈和雪诺立刻逃走,说自己已经安排好船了。这时珊莎与各国领主带兵走了进来。

珊莎说瓦里斯已经探察到雪诺是雷加·坦格利安之子并使世人皆知,而龙妈的疯狂证明了这个血统的残暴,他们决不能成为七国之主。领主们都表示同意。

珊莎说再给雪诺一次机会,只要他承认自己是史塔克家族的孩子,并亲手杀了龙妈,就还是北境之王。雪诺摇头说我不属于任何家族,我只是个守夜人,我当初发过誓言,不娶妻,不生子,不封地,不戴王冠,不争荣宠。我还发过一个誓,此生只忠于一人,那就是我的女王。

雪诺拔剑说,我要为我的誓言而战。如果你们要杀她,就从我的尸骨上踏过去。众领主不敢,派士兵上前,雪诺为保护龙妈,身中数刀倒在血泊中。

珊莎持剑上前要杀龙妈,雪诺用最后力气看着她恳求她不要这样做,但珊莎还是一咬牙将剑刺入龙妈胸口。

这时龙啸声传来,飞龙降在残破的宫殿中。众人惊恐退避。珊莎命早准备好的强弩手乱箭齐发。巨龙抓起龙妈和雪诺,一直向大海尽头飞去。

小恶魔追出来看着他们远去叹息,也登上船远走高飞。

在红堡,各领主立刻为谁能坐上铁王座展开了混战,君临城再次成为战场。二丫要珊莎带兵回北境,珊莎却不肯,她说我离铁王座只差一步,我吃了那么多苦,我不会再退后。

二丫只能带着布兰离开,她推着布兰在雪中吃力向前,一路上全是因战乱冻饿而死的尸骨。布兰问我们去哪儿,二丫说回家。布兰说,我们没有家了,我看到过未来,临冬城也会被战火血洗。二丫说:那我们就去长城之外,去没有战火的地方,重建我们的家园。

许多年过去了,珊莎成为了铁王座的主人,新的女王。她变的残酷无情,站在红堡上,享受万众的跪拜。她也有了孩子,她准备为孩子娶一位北境的郡主。大门开启,北境女王熊岛莱安娜带着自己的女儿大步走来,一脸傲气。珊莎心想,也许是该想个办法永远征服北境了。

此时,长城之上,守夜人城堡已经废弃。一位旅人走出长城,想去永冬之地探险。他走过森林,却惊奇的发现,一个王国已经崛起。野人们现在已经文明发达,他们的王坐着轮椅,摇着羽扇,被称为夜王。夜王对他说,北境才是我的故土。极夜要来了,又一个凛冬将至,我只能带着我的人民南下,如果你们不能接纳我们,那就只有战争。

旅人惊恐逃窜,带回夜王大军即将南下的消息。

消息传到红堡,珊莎想正好让熊家去死守临冬城,以削减北境的实力。她不由想起了自己的另一位兄弟,他和龙妈现在还活着吗?

她走到红堡边,向大海眺望。云天之际,似乎有龙的影子一掠而过。

历史上的今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前方高能 » @今何在:权力的游戏第八季重制版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前方高能丨一个有趣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