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趣的网站
分享有价值的文章

有个男的想让我清除掉他在网络上的所有痕迹,但这痕迹却都是一个女生留下的 | 半虚构故事

本故事是半虚构写作,基于真实社会新闻进行虚构的创作,从而达到娱乐和警示的目的,是的,就跟魔宙差不多的那种。

三天前,也就是5月27号,是我正式实行早睡计划的第一天,当晚凌晨一点半,我正在采用苏东坡睡眠法进行入睡工作,突然手机不合时宜的亮了起来,不仅亮了起来,还响起了铃声,我叹了一口气,知道今天的早睡计划又泡汤了。

电话是徐浪打过来的,我其实不太想接,但考虑到他送过我一本写的还不错的书,我还是接起了电话。

徐浪没有寒暄,直接问我最近忙不忙,我说忙,他说好的,有个事情需要你帮忙。

简单来说,事情是这样的,徐浪有个多年未见的同学,这个同学有个多年未见的发小,这个发小有个多年未见的远房表弟,这个表弟托他的表哥的发小的同学,想找人在网上「办点事」。

我不是徐浪认识的黑客里面技术最好的,甚至有点菜,但如果不出什么意外,我应该是最便宜的,这是他找我的理由,因为这个表弟实在没什么钱。

我只是牵个线,毕竟我跟他也不熟,具体情况你自己判断,徐浪最后说。

没有都市传说的北京,其实有点无聊,反正也睡不着,于是我加了徐浪推给我的那个微信。

第二天中午,对方通过了验证,先是商业吹捧了一下,然后转入正题,希望我帮助他消除一些网上的痕迹。

他说以前年少无知,在网上发过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现在想考公务员,把纹身洗了,微博删了,但早年在有些地方发的贴,账号密码早都忘了,想让我把这些地方的痕迹也「清除掉」,报酬是2万元。

我本来不是很想帮这种忙,但考虑到日渐涨价的樱桃和小龙虾,我还是准备试试看。

他给了我一个ID,叫「清风14醉」,说所有和这个ID有关的网上的记录,都需要被清除,不然肯定会影响他的公务员从政之路。我说好好好,但是你得给我一点东西,他说没问题,我需要的任何东西,但凡他有的,都可以提供。

我写了一个 python 脚本,不到五十行代码,运行后可以把浏览器记录和本机的网络日志全部打包成一个压缩文件,然后发到我的邮箱,从历史记录里,可能会有一些有用的信息。有时候很多事我们都忘记了,但浏览器可能还帮我们记着。

我把脚本发过去,让他在他所有用过的电脑都跑一次,他没有多问,只说没问题。

二十分钟后,我收到了一个六十多兆的压缩包,我把压缩包解压出来,然后又写了一个脚本,把日志里面包含「清风14醉」的 log 和与之相关的 http 请求都列了出来,一共一千多条,还真不少。

包含ID「清风14醉」的浏览记录以贴吧,天涯,和一些论坛为主,除浏览外,主要是回帖,也有一些发帖,但是才看了几十条记录我就越来越觉得蹊跷。

首先,这个ID背后,明显不是一个男的,无论是语气还是内容,都应该是一个女生,那么,林飞为什么说是他自己的号呢?

浏览记录中出现过一些老论坛,安全措施做的很一般,即使菜鸡如我,也能很轻易的进入后台

我找到清风14醉的用户日志,发现登录IP只有近期才在北京,而1年前的登录 IP 地址全部来源于陕西,委托我的林飞是北京人。

为了稳妥起见,我发了个微信给徐浪,让他问问他的同学的发小,他表弟去年有没有在陕西待过,徐浪告诉我,他的同学的发小说,他表弟一直在北京,去年在传媒大学读大四,也在准备毕业的事,忙的不可开交,不可能去外地。

问题变得难以捉摸起来:「清风14醉」必然另有其人,那么这个人是谁呢?更重要的是,为什么林飞希望删掉她的所有痕迹呢?

于是我开始从「清除掉一个人」,变成「找到这个人」,在其中一个回帖中,我发现了这个人的QQ号

由于 cookie 过期时间往往很长,所以带有这个ID的浏览记录有很多,但这是「清风14醉」最后的一次发帖,在这次发帖之后,她就没有在任何网站发布过信息,包括评论和发帖。

我搜了一下这个QQ号,发现QQ名是「小狐狸🦊」,性别是女,我试图用一个小号加好友,但是迟迟没有通过。与此同时,我又用这个QQ号查了一下QQ邮箱,发现这个邮箱注册过知乎,接着我去知乎看了一下,发现她的动态全都是这样的

我心里隐隐升起一种不详的预感,事实上,我没有可以联系上这个女生的方法,也不确定她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林飞迫切的希望删除她存在的痕迹,不得不让人想到最坏的可能性。

以前看过一篇报道,孤身一人在陌生城市打拼的年轻人,很容易成为犯罪分子的作案对象,他们的父母亲友往往远在天边,如果再碰上和家里关系不好,或者父母都不在了的,那不仅仅是人生无归途,更可能是罪犯「最理想」的对象,很少有人能意识到,一个人是可以从现实中悄悄消失的,而唯一存在过的痕迹只在网上才找得到。

我一边查「清风14醉」的情况,一边约老周和林飞出来吃饭,老周是我认识的一个小片警,虽然小,但是能力还是很强的,我们在17年合作过几次,我跟他说了具体的情况,表明了我的担忧,老周觉得倒不一定是最坏的那种结果,但对于蹊跷的地方却也没有找到合理的解释。

林飞爽快的答应了,因为我告诉他有些地方我搞不定,但是我朋友是资深黑客,他有办法,所以一起出来吃个饭,你可以跟他谈谈。

我们约在青年路大悦城8楼的绿茶见面,这家绿茶离我家比较近,同时环境风格很不错,我最先到,点了烤肉,一人一盅小佛跳墙,毛血旺,脆皮鸡,大面包,小炒肉。

菜很快上来了,我把毛血旺里的肥肠吃的差不多的时候,他们俩才来,准确的说,应该是三个人,因为林飞还带了一个姑娘一起。

你没对我说实话,我看着林飞说。

他脸一红,低下头,好像挣扎了一会儿,然后说,我是没有说实话,对不起。

话音未落,旁边的女生就开始说,不怪他,他都是为我好。

林飞叹了一口气,说还是我说吧。

我挥了一下筷子说不着急,一边吃一边说。

林飞告诉我,他旁边的这位,就是「清风14醉」,也是他的亲姐姐。然后呢?我和老周瞪大了眼睛,琢磨着这件事的各种可能性。

林飞的姐姐叫林珂,比林飞大1岁,14年在陕西的西北农林科技大学上学,去年才毕业,这解释了为什么一年前的发帖IP都在陕西,而后才在北京。

上大学的时候,林柯谈过一个男朋友,是住在学校附近的一个「自由职业者」,一开始俩人感情很好,林柯家教严格,从小很少上网,是她的男朋友教会她上网,微博,论坛,贴吧,各种账号都是男朋友帮她注册的,这在俩人关系好的时候好像没有任何问题,但大三的时候,俩人因为性格原因分手了,「他控制欲太强了,连我交作业给男同学都会大发脾气」,他们的分手当然不是俩人都为对方祝福的那种,但花了一个多月,总算是彻底分掉了。

本来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但几周后,林柯突然发现,开始有人在偷偷跟踪她,她怀疑是前男友,可是没有证据。好在不久后她就毕业了,回到了北京。

然而事情还是没有结束,林柯在某天上网的时候,无意中发现前男友用当初给自己注册的号在网上发了很多不堪入目的言论,甚至包括他们俩在一起时候的亲密合照和视频,这些丝毫不打码的信息出现在各种地方,林柯一开始赶紧登上账号去删,后来发现密码被改了。因为注册的邮箱和手机号都是前男友提供的,所以她根本没办法去找网站申诉。

林柯又气又怕,除了从小一起长大最信任的弟弟之外,没有跟任何人说这件事,而林飞用尽了办法,可是也没有找到这个人。

可能是尚有一丝良心,被林柯删除的视频,她的前男友并没有重新上传,但是,对林柯告知账号密码的请求和威胁又都置之不理,林柯担惊受怕了一段时间,但好像并没有人注意到与她有关的这些视频和照片,她不放心,许多朋友都知道她的ID,而只要去搜这个ID,就能在第三页找到那些视频,于是她注册了很多同样ID的账号,到处在网上发帖,令她稍微感到欣慰的是,这么做是有一些效果的,因为后来要到第八页才能找到那些信息了。

那你为什么让你弟弟来找DK呢?你用这种方式不是也可以隐藏自己吗?老周问

因为这个,林飞拿出手机给我们看

前几天林飞看到这条微博的时候一下就想到了林柯的事,虽然他们俩发了那么多帖子,任何人要找到都那些视频都不是那么容易,但是如果是用程序,说不定就会轻而易举的找到,而如果这个产品真的做出来了,还把她姐姐的视频收进去了,那后果不堪设想,姐姐以后要找男朋友要嫁人,要是被程序匹配到,然后扣一个从事不可描述行业的帽子,真是百口莫辩。

林飞没有跟姐姐说,他想找个厉害的人,把已经隐藏在深处,但还是能被找到的这些信息给彻底清除掉,这才找到了我。但是找我之后他一直在思考这件事,脸上藏不住,被林柯看出来了,然后他们今天就一起过来了。

真的能删掉吗?林柯问我

不好说,小论坛还好,大网站的安全防护往往已经做得很好了,想用黑帽手段删帖,不仅难度极大,而且容易进去,我说这话的时候,瞟了一眼老周,他一个劲儿的点头。

你们有试过举报吗?这种信息对于任何平台来说也是违规的。林柯摇了摇头,试过,都举报过,但是他们根本不管。

或许,是你举报的方式不对呢?我笑了一下说。

我当着他们的面注册了一个小号,精心编辑了一段XX敏感的话题,回复进了帖子里,然后打开了网信部的举报网站,把帖子的链接放了进去,这个办法不地道,但是这也是没别的办法,不是非常之时我是绝对不会用的,我对他们说。

接着我们又如法炮制,连续找了几个带有林柯视频和照片的帖子,回复一些六七十年代和八九十年代的逸闻趣事,然后举报到工信部的网站。

那顿饭我们吃的很长,当我们举报到第八个帖子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久违又熟悉的404页面,接着我们发现,连这个「清风14醉」的个人主页也提示「找不到此用户」了

他们俩面面相觑,似乎有点不敢相信,我大嚼了一口烤肉,跟他们说,还是咱们国家好啊。

林飞姐弟似乎到现在才终于来了胃口,不仅把菜都吃完了,还加了两个菜。

老周苦笑一下,跟我撞了一下杯子。

你说,林柯的前男友,怎么感觉好像也消失了一样?老周一边喝汤一边问我。

怎么说呢,现在的这个世界上,很多东西都可以消失,这说不清是好是坏,但假如有一天任何东西都不允许被消失,那么我一定会怀念现在的。

回家之后,我找了几个老论坛社区,从「清风14醉」的日志里面把归属地在陕西的IP地址都提取了出来,通过一个流传在灰产届的精准IP定位库,我发现这些IP大致可以划分在2个区域,一个是西北农林,一个是西安的某小区。

来源于西北农林的IP无疑是林柯的,那么归属于这个西安小区的无疑就是这个前男友了,我发现这些IP不仅登录过「清风14醉」这个ID,还登录过一个叫做「影」的账号。这个账号的发帖记录里,留过自己的手机号

这个手机号注册过一个日记网站,我用「影」的密码去登录,结果一下就登上了。

这个人写了很多日记,我着重看了与林柯事件相关的那段时间的,这个人其实不敢当一个坏人,他觉得林柯抛弃了他,所以就想报复,但是当他真的这么做了之后,他又开始后悔,于是换了手机号,想和过去的经历切断联系。

在后面的许多日记中,他都在跟林柯道歉,他骂自己是禽兽,他甚至写自己想去把视频都删掉,但因为之前的手机号已经注销了,所以甚至没办法登录。这样他更不敢和林柯说话,因为他觉得自己会害林柯一辈子,不敢再面对她。

毫无疑问,虽然谈不上十恶不赦,但林柯的前男友既懦弱,又坏,我本来想告诉他视频都被删除了,但见鬼去吧,让他的内疚和自责再长久一些吧。

希望这个世界,既有深刻的记忆,又有被遗忘的权利

来源:超级王登科 微信号:superwdk

历史上的今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前方高能 » 有个男的想让我清除掉他在网络上的所有痕迹,但这痕迹却都是一个女生留下的 | 半虚构故事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前方高能丨一个有趣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