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趣的网站
分享有价值的文章

那些拍vlog涨粉的年轻人:有人花30万学用餐礼仪,也有人辞职去印度贫民窟

近半年,短视频行业出现两个风口:一个是迷你剧,一个是Vlog。

这两个都不是新鲜事物。前者由日韩的泡面番演变而来,国内一直不温不火。直到后面加上竖屏、互动的概念,声量才大一些。后者10年前就伴随Youtube的兴起出现,国内因明星带动、平台扶持而火,但关于到底何为Vlog,业内还没有统一标准。

而平台的争夺战已经打响了。

去年9月,微博发布Vlog博主召集令,移动端新增视频Tab,给予Vlog频道更多曝光。11月,腾讯旗下Yoo视频,开始力捧Vlog和Vstory的内容形式,不过最终App更名草草收场。年后的4月,抖音推出“Vlog十亿流量扶持计划”,百度「好看视频」也宣布入局Vlog。

上周五,B站正式上线“Vlog星计划”,宣布每月拿出100万专项奖金、1亿站内流量曝光,扶持Vlog。早在去年,B站就陆续开展了“30天Vlog挑战”等活动。官方数据显示,B站已有超过50万vlogger,2018年Vlog视频累计播放量同比增长18倍。

但正如一些人担心的,一年前头部Vlogger是飞猪、井越、竹子等,一年过去了还是这些人。很多平台认证的Vlogger,其实原本就是短视频网红,自带流量和制作能力,普通人很难复制。

不过近期,我们接触了这样两个案例,他们是最近涨粉飞速的B站新人up主,也是两个普通人:都抱着记录的目的拍片,谁知意外推出几期爆款,不知不觉一月涨粉10万。

听完他们的故事我们发现,vlog井喷和头部固化都是暂时的,大众对陌生领域的好奇,对真实和个性化的追求,超乎想象。

Iris:因10万高定爆红,想科普富婆的日常

@曹译文iris 可能是B站最有钱的up主了。

“我们现在要去Dior做一个高定的fitting,也就是把我心心念念期待很久的,粉红色大衣给揭幕。”25岁的Iris在四个工作人员的簇拥下,穿戴好价值10万欧元的高定礼服。接着,她又试穿了新一季的其它高定,傍晚时分赶往巴黎时装周的秀场。

这条今年2月拍摄的视频,一直悬挂在Iris的B站首页,播放量超过100万。在此之前,还有一期《百万衣橱》的爆款视频,她在视频中分享了自己半年购买的7件礼服,每件价格在10万上下。不仅如此,她曾测评各种头等舱、五星级酒店,是一些奢侈品晚宴的座上宾。

Iris给自己的定位一直是“旅行博主”。她曾经做了3个月微信公众号,一直不温不火。她说,很多人不看好她做小众高奢,因为她都是自掏腰包去世界各地玩,一次开销很大收入也不多。

去年10月,她尝试把一期土耳其vlog发布到B站,但当天只有22个播放量。直到今年有一天,她有个朋友在B站发布高定开箱视频,引起一波热烈反响。她也试着做了一期开箱,才渐渐打开局面。

“我的粉丝年龄主要在17~25岁,而且素质很高,很少攻击up主。”Iris说,她一开始还担心《百万衣橱》这种标题会被人喷,后来发现多虑了。“其实我写上大额数字,并不是为了炫富。我只想吸引更多人来看,告诉大家这个钱花了之后,能有一个什么样的配套服务。”

Iris现在在家里的建筑公司做财务。她有间单独的办公室,隔壁就是她老板——也是她妈妈的办公场所。她跟家里人商量好,一周三天去公司,剩下两天可以在家。如果想出去旅游,得提前请假。

初中时,Iris的同学喜欢叫她“主题女”,因为她无论出门干什么(比如赛马或野餐),都会配上一套相应主题的服装。工作后,大家喜欢叫她“曹公主”,因为她确实是家里的公主。做视频后,有评论说她是“真人版奇迹暖暖”,她觉得特别合适,就把这句话摘出来当作B站个人简介。

但她也跟我说,她其实很想有自己的工位——她指的是格子间办公,“我想有自己的同事,朝九晚五打卡,和同事们一起吃小盒饭,这样每天就会很有动力吧。”Iris期望早日帮家人分忧,但目前父母给她的任务并不重,只希望她不惹事,不作死。

现在,Iris大部分视频是自己制作,少部分出席活动的vlog会找专门的化妆师和摄影师,每月固定开销两三万。“我妈对我挺无语的,说我现在有点中毒了,被别人捧得太高了。”这件事让Iris有些苦恼,父母从小教育她做人要低调,但她还是想继续做博主。

在这件事上,她和多数vlogger一样,想记录和分享,想接更多广告。

经营B站4个月,Iris发布了32个视频,累计播放量超过800万。这对广告主来说有吸引力,但刚开始Iris很难接到广告,Iris猜测,这是因为品牌主觉得她不缺钱,不愿意接广告。后来她主动在社交媒体上表达诉求,甚至免费给喜欢的品牌做了推广。

今年以来,Iris已经接了四次广告,但其中两次报价都是几千,她觉得自己“被套路了”。因为后来她跟人打听,得到的反馈是正常报价大概是“粉丝数少一个零”,再加上她的粉丝粘性高,应该至少3万一条。

但她也说,自己做这些只是为了好玩,“新鲜劲过去后,可能就接的少了”。现在她更多在想的是之后的规划,她说,旅行vlog还会继续拍,但高定分享会越来越少。她不想再以一个消费者的姿态,出席各种时尚秀,而是希望做更多科普内容。

之前,她就做过好几期英式用餐礼仪。那是她花30万在瑞士报的班,“这是个偏贵族的课,很多人觉得是繁文缛节,因为这套礼仪完全可以上国宴。但我可以把它简化,让它变得更低门槛和大众。”

出于兴趣,她刚注册了一个微博小号@富婆科普日常 ,想发一些上流社会的段子。“那是我50岁以后想过上的生活,现在还没有老脸过那样的日子。”

老马:23岁程序员辞职,深度体验印度贫民窟

去年11月,@20岁了还没去过星巴克 的幕后up主老马在B站发布了第一个视频,宣布自己准备辞职去旅游了。23岁的他是杭州一家互联网公司的程序员,此前已经跳槽过两次,第三份工作月入上万。

从外人的视角来看,这份工作还算不错。晚上七八点就能下班,只是需要随时待命。可时间长了,他发现自己得了颈椎病,甚至有几天一看电脑就头晕,“想着我20来岁就这样,40岁可能情况会更糟,就离职了”。

老马出生在连云港一个普通县城,爸爸是公务员,妈妈做点小生意。初中时,曾遭受过两年校园暴力。他一开始还会反抗,后来渐渐麻木了,“那时候每次一下课,我就跑出去躲着,上课铃声响了才回来”。

“因为每天都担心被人打,我根本无心学习,也不知道学习有啥用。”初二时,老马想去新东方当厨子,可惜家里人不同意。他勉强念完初中上了职高,随便选了个绘画专业。只用参加自主招生的他,直到高考前两周,才知道有高考这种事。

大学毕业后,他对编程产生了兴趣,就自己报班学了半年。接着在南京一家小公司做程序员,一个月2500元。之后,才跳槽到杭州的互联网公司。他大学就有在kickstarer上淘便宜货转卖的习惯,因此工作一年后攒了12万。

“我想着这么大了,还没出过国,就准备去旅游。”因为觉得享受型的旅游不适合自己,他把第一站选在花销低,且和国内差别很大的印度。他翻出B站账号,发现之前宣布辞职旅游的视频1个月居然涨了1000个粉丝,于是打算继续用vlog的形式记录旅行。

结果,后来的老马大概成了B站上最不善言辞、拖延和抠门的up主。

印度之行,老马的第一站是新德里,刚走机场出来打的,就被人骗了钱。“我有被迫害妄想症,刚来印度每天连门都不敢出,总怕自己被抢。就算现在走在大街上,也总担心手机丢了或钱包被抢。”

后来,他交了个印度女朋友。这也是他第二次、第三次出发去印度的原因。

第一次去印度时,他参加了B站“人生第一次”等vlog挑战,拍摄了诸如“100元在印度能买什么”一类的vlog。虽然积累了一定人气,但粉丝量还没破5万。

第二次去印度时,他就拍出了第一个爆款视频:《体验在印度最大的贫民窟生活一天》。达拉维曾是世界上最大的贫民窟。老马本来想站在外面拍摄,但觉得这样“难免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因此决定亲身住进去体验。

他在贫民窟住了四晚,体验没有厕所、向邻居借水洗澡的生活。魔幻的是,距离贫民窟不远的地方,是孟买最繁华的富人区。他尝试去商业大厦拍摄,还被保安赶了出来。那几天他拍了三期贫民窟视频,粉丝量突破了10万。

“我的拍摄水平很差,给自己的定位也是业余选手。”老马说,他一般懒得定拍摄计划,到哪里拍、怎么拍以及说什么,基本都是现想的。这也导致他很多拍摄都完成不了。后期字幕也是他拍了很久后,在粉丝要求下现学现加的。

第三次去印度时,老马已经探索了印度十几个城市。他再次陷入每天在旅馆躺尸、无所事事的状态。刚来时是不敢出门,现在是无处可去。旅途的神秘感已经过去,印度俨然成为他第二个家——光是陪印度女朋友逛街的视频,他就发了四五遍。

尽管如此,他每条视频依然有十几万的播放量。粉丝为什么会喜欢他呢,我用这个问题问他,他只说了一个词:真实。没有特效,没有台本,vlogger的所思所想,全部暴露在镜头之下。

并不是每条视频都像贫民窟一样有猎奇性,但老马经常有意或无意地,展示出他不善言辞、纠结至死的形象。比如买一个十几块的小包,他会货比三家,东挑西拣,最后还要靠跟人石头剪刀布,来决定到底要买不买。

又比如他想尝试去街上要饭捡垃圾,还为此拍了一期vlog。镜头中,他说自己在办公室工作,无数次在午饭时把同事支走,一个人跑到楼道观察垃圾桶里有哪些外卖,卫生程度怎么样。但碍于面子一直没敢拿起来试吃。

这个想法还被他带到了印度,当然,他在视频里念叨了个把小时,剪出十几分钟的vlog,最终还是挑战失败。这种很多人看来非常内心化,只会暴露缺点,不值得记录的“废镜头”,反而引起了一些共鸣和讨论。

接下来,他还想去巴基斯坦,但又觉得2000多的签证费太贵了。“可能还会去台湾流浪,这是我一直以来的心愿,而且我听说在那边睡一晚大街,第二天早上起来就有人给你面包。”

在B站火了之后,他才注意到还有其它视频平台。因为微博也在扶持vlog,他刚注册的同名微博账号,也有了将近20万粉丝。一个人的精力有限,他计划找朋友帮忙多平台分发,可看起来还毫无头绪。

“现在也有广告找过来,但我还不知道怎么接。不过后面还是想接,毕竟旅游也挺贵的。”其实,他说他的12万旅游经费只花了3万,“暂时的计划还是一直旅游,以此为生不一定,但有机会的话,一定会尝试。”

vlog成为风口的这大半年,已经有不少专业或非专业人士参与。因为日常生活太过无聊,旅行成为vlog中一个最受欢迎的品类。可vlog的灵魂在人,无聊的人即便游到天涯海角,拍摄上万视频,也还是无聊。B站这两个up主,凭什么火?

首先,一个是高奢体验,一个是绝境体验,都有一定的稀缺性;其次,二人都有人格化属性,Iirs的神奇之处在于,虽然你知道她很富有,但她拍vlog一点都不像在炫富。老马的神奇之处在于,他捕捉了一些非常普遍,却又难以察觉的小心思;最后,他们都在出了爆款视频后,趁热打铁推出后续,通过吃透一类题材凸显差异化。

当然,他们面临的问题也是相似的:没有高定,没有贫民窟,下一个刺激点在哪?这样的问题,或许适用于所有正在追逐vlog的人和平台。

来源:新榜 微信号:newrankcn

历史上的今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前方高能 » 那些拍vlog涨粉的年轻人:有人花30万学用餐礼仪,也有人辞职去印度贫民窟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前方高能丨一个有趣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