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趣的网站
分享有价值的文章

潮水退去,思聪裸泳?

王思聪是靠爹,还是真有本事,这件事最近又开始引发了争论。

7月17日,根据天眼查信息显示,王思聪担任董事长的上海香蕉计划娱乐文化有限公司,新增了一条司法协助信息,王思聪持有的价值270万元股权被冻结。

就在同一天,王思聪旗下的香蕉计划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股权也被冻结,股权金额为6850万元。

一个月前,花了超过3000万元人民币拍下巴菲特午餐的波场TRON创始人孙宇晨发了两条微博,第一条说:“王思聪骂我”;第二条则怒斥:“靠爹的还敢骂靠自己的,80后还敢骂90后。”

已经很久没有人这样说过王思聪了。在iG电竞夺冠时以一张吃热狗图刷屏社交网络的王思聪,已经活成了一个带着鲜明个人特色的IP。之前王思聪在微博怼过的人,从汪小菲到范冰冰,想以“拼爹”之事回击他,似乎都没有成功。

但是,这次孙宇晨显然有了点底气。正如他在微博里直接挑明的:“搞个直播就倒闭的敢骂还在创业的,谁给你的勇气?”

王思聪的微博认证头衔,除了万达集团董事,还有北京普思资本董事长。当年,他拿了王健林5亿元做启动资金赚了五六十亿的“段子”,一度流传甚广。

但在普思资本的项目之外,王思聪投入巨大心力的“泛娱乐帝国”中的熊猫直播和香蕉娱乐,都先后出了问题。

春风得意马蹄疾的“国民老公”的日子已经悄然过去。在万达股债双杀后,外界也都在猜测王思聪是否失意。王思聪在自己的发声阵地微博上也渐趋沉寂,2017年,他有100多天没有发过微博,再露出后,言辞也显得比以前低调了许多。

外界也开始重新审视王思聪的资本运作能力。当创投行业遇冷,资本的潮水和万达的光环退去,王思聪到底是不是裸泳者中的一员?

熊猫直播之死

当香蕉计划股权冻结的消息传出时,正值游戏直播平台斗鱼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而斗鱼的上市,距离王思聪投资的熊猫直播轰然倒地的“百日”纪念,还没有多久。

王思聪的熊猫直播和斗鱼,曾经恩怨颇深。3年前,王思聪一条怒斥斗鱼主播拿着千万年薪却找人“代打”、斗鱼找水军刷熊猫直播App Store量级的微博,把斗鱼送上了微博热搜榜首。

在2015年之前,王思聪在微博上的主要身份是“娱乐圈纪检委”。怼网红、批明星,才是他的常态。

熊猫直播,是王思聪一反常态大力推广的第一个项目。在线上,他转发熊猫的微博、推荐活动、怼竞争对手;在线下,他为熊猫站台,同时也亲自担任熊猫的CEO。“我是熊猫TV的首席产品经理,也会是熊猫TV的第一个主播。”

毕竟,熊猫直播对王思聪来说有着特殊的含义。不同于其他的投资项目,于他而言,熊猫应该是正式“创业”的第一个项目。

但这一切,都已经成为过往云烟。

2019年3月6日晚,一位熊猫的女主播在镜头前落下眼泪,“别问了,我还没有想好接下来去哪儿直播”。

这一天,熊猫直播经历了最后的粉丝狂欢,平台上仅存的主播们齐聚,和自己的观众告别。而此时,熊猫的大主播们,已经流失殆尽。

3月7日,熊猫直播COO张菊元发布消息称,熊猫直播已经有22个月没有外部资金注入,在资金缺口无法解决情况下,决定遣散员工。

3月8日,熊猫直播服务器正式关闭。

在2018年6月,熊猫直播就曾被曝资金断裂、拖欠员工工资,当时官方回应称其为谣言。7月,熊猫直播即将出售的传闻流出,但之后也并未有下文。

到了今年3月初,熊猫直播将申请破产的消息传出。多名熊猫直播的主播向《科创财经汇》表示,平台已拖欠了他们多个月的工资未结,最长的已经拖欠了七八个月。

昔日的熊猫直播,也曾一度风光无两。王思聪的光环加持,让它在短时间内成为国内第三大的游戏直播平台,两年内先后获得了5轮融资。

熊猫直播2015年公测时,王思聪亲任主播,一时间观众云集,高峰时有40万人同时在线,服务器压力过大引起直播卡顿。而熊猫直播解决的方式是,通过官微发起抽奖活动,发放了66台iPhone 6s给粉丝道歉。

这是相当具有王思聪特色的手笔。

在挖主播上,王思聪更是不惜重金。从2015年开始,王思聪陆续重金签下韩国天后级主播尹素婉以及韩国女团T-ara、EXID等加盟熊猫TV。据说,王思聪为了挖来PDD、周二珂等人气主播,开出了接近1亿元的价格。

王思聪也为熊猫竭尽全力拉来明星站台。周杰伦当年的《英雄联盟》开黑直播,一度吸引了1600万人观看。林更新在一场吃鸡大战中屡屡失误,被王思聪当众怒骂,当时的围观人数达到70万人。

在手撕斗鱼的一个月后,2016年7月29日,王思聪发布了一条China Joy上熊猫直播展台的消息。

没想到这成了他最后一次在微博上提起这家公司,熊猫直播和自己的“流量担当”王思聪一起陷入了沉寂。

熊猫重金签下的韩国主播尹素婉,期间向王思聪发表了一封公开信,追讨工资,称2000万签约金自己从未见过,甚至半开玩笑、半嘲讽地表示:“是否最近公司有经济上的困难呢?那试试给老爸伸手吧。”

王思聪忍下了未作回应。或许,王思聪早已在自己的投资战略中,放弃了熊猫直播。

直播行业的风口,起得迅速,也消逝得太快。买主播、做流量,这个靠“烧钱”撑起来、模式几乎没有多大差异性的行业,在资源聚拢在头部项目之后,中小直播平台迅速迎来了没落。

2018年3月8日,腾讯连续投资了斗鱼和虎牙,投资金额分别为6.3亿美元和为4.616亿美元。

根据极光大数据报告显示,在2018年12月,斗鱼和虎牙的渗透率分别为4%和3.6%,位居陌陌直播之后,分别排名第二和第三名;熊猫的渗透率为1.2%,位于整个网络直播行业第六名。同月,熊猫的月活跃用户为230万,斗鱼和虎牙月活跃用户则分别为720万和710万。

靠王思聪的“金字招牌”起家的熊猫直播在发展中,缺乏自己的主播培养机制、管理松散的问题,也日益显得突出。主播阿超曾坦言,熊猫本身管理混乱,“一个事走程序少则半个月,多则一俩月,还不定有结果”。

熊猫直播自身造血能力不足、融不到钱之后,王思聪也放弃了接盘。

“没钱的时候还向王思聪借了两次钱,之后王思聪就不给了。”有业内人士曾对《科创财经汇》表示。

但王思聪也对自己投入大量心力的熊猫直播,尽到了最后的“仁义”。有媒体爆料称,据熊猫直播员工家属透露,“遣散费最后也可能是王思聪掏的”。

2018年11月,王思聪将手上所持的40%的熊猫直播的股份全部出质,出质的对象是北京奇智商务咨询有限公司,而这家公司的法人就是奇虎董事长助理邢文馨。

熊猫直播在成立时就与360关联紧密,360采用技术入股,投入了一位副总裁和技术人员给熊猫。2016年9月和11月,熊猫直播拿到了两轮融资,奇虎360都参与其中。熊猫直播倒下时,以周鸿祎为法人代表的北京奇虎科技有限公司,持股已经接近20%。

网上曾有传言称,360派驻的管理团队和王思聪团队陷入内斗,双方关系早已崩盘。但实际上,王思聪和周鸿祎之间的“生意往来”,一直没有断绝,360还是王思聪旗下上海香蕉计划电子游戏公司的大股东。

不过,周鸿祎可能没想到,香蕉系很快也出事了。

香蕉债务危机

7月17日,王思聪持有的香蕉计划娱乐价值270万元股权被冻结。同日 ,其旗下香蕉计划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6850万元股权也被冻结。

对于王思聪而言,着急问题并不在股权金额上。根据公开资料,王思聪在香蕉娱乐持股比例是27%,在香蕉计划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持股68.50%,认缴出资额分别为270万元和6850万元。这表明,目前他在这两家公司全部的股份,都已被冻结。

当年王思聪出质熊猫股权前辙仍在,这也意味着,王思聪的“香蕉系”,也可能和熊猫一样,陷入了危机。

而熊猫直播和香蕉计划,曾经密不可分。熊猫直播此前所在的上海珠江创意园区里,还有一家公司就是香蕉娱乐。

熊猫直播在王思聪的泛娱乐蓝图里,是一支排头兵,后续则是香蕉计划。

香蕉计划的CEO高翔是一位音乐人,和王思聪已经相识超过10年。据说,在高翔曾经想去做一家音乐演出公司,王思聪得知后表示自己也有同样的想法,于是,他们决定共同来做这件事,香蕉计划就由此诞生。

高翔在采访中透露,香蕉计划的名字是王思聪取的,高翔去注册的公司。而王思聪于他而言,不是董事长,而是“我的好兄弟”。

香蕉计划于2015年成立后,王思聪更一口气注册了一系列子公司,包括香蕉计划体育、香蕉计划演出经纪、香蕉计划电子游戏和香蕉计划音乐游戏等。之后,香蕉计划拓展到了娱乐、音乐、体育、影视、游戏等多个板块。

配合王思聪手上的直播、电竞等项目,王思聪试图搭建的泛娱乐生态的框架已经浮现。在2016年,熊猫的主播周二珂就签约香蕉娱乐,香蕉开启了打造主播转型艺人计划。与此同时,香蕉推出了T18全球练习生招募计划,准备效仿韩国的造星模式,培养一批明日之星。

当时的万达,也正在向娱乐商业综合集团方向迈进。王健林在那时,曾忍不住夸过王思聪“靠谱”,“比较有商业头脑”。

和熊猫不同,香蕉系对外是家对外低调的公司。真正进入大众的视线是在2018年,《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将国内偶像流量造星模式推向高潮。在最终出道的偶像练习生9人团中,香蕉旗下的练习生林彦俊和尤长靖榜上有名,另一位练习生傅菁也进入了“火箭少女101”组合。

对于香蕉的成绩,王思聪内心应该是满意的。但是在过程中,最吸引眼球的,仍旧是他本人:4月的《偶像练习生》现场,蔡徐坤和范丞丞们还没有正式出道,占据微博热搜“C位”的,居然是王思聪显得不太自然的双眼皮。为此,他还在微博上回应,自己“从没有贴过双眼皮贴”。

现在,王思聪和高翔都已经在逐渐从香蕉计划退出。根据天眼查显示,2019年1月,香蕉计划音乐、香蕉计划演出经纪两家公司的监事从王思聪变更为孙寅,法定代表人由高翔变更为徐翌轩。2月,香蕉计划演艺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也由高翔变为徐翌轩。

据《南方周末》报道,在去年11月,香蕉娱乐曾有一批员工离职。而那时,正是王思聪出质熊猫直播股权的时间点。

潮水退去之后

2009年,私募股权公司普思投资成立,由王思聪100%控股,首期投资规模5亿元。

根据介绍,它专注投资除了地产、路矿以外的所有行业,主要投资创业型以及成长性企业。

一位前万达员工告诉《科创财经汇》,万达是不和王思聪做生意的,为了“避嫌”。在普思资本的投资方向上,也特意点明,绕开了地产。

这家目前已经投资了80多个项目的投资机构,正是王思聪靠自己本事“赚钱”的最大论据。根据《科创财经汇》统计,普思投资的项目中,已有7家上市公司。

2014年8月7日,乐逗游戏在美上市。就在它上市半年多之前,普思投资了乐逗游戏。据说,当时乐逗游戏上市大局已定,一开始是不愿接受外部投资的。王思聪知悉后,特地从国外赶回深圳,和乐逗游戏CEO陈湘宇商谈了一天,陈湘宇最终从自己的手中拿出1.3%的股权,以约590万美元转让给了普思资本。

乐逗游戏的故事能够看出王思聪的执着和眼光。但能让陈湘宇如此做,王思聪背后的万达,也不可忽视。

在普思的投资成绩单中,经常可见万达的影响力。

2013年6月,普思投资了韩国电影特效公司Dexter。而Dexter在2015年4月,又获得了中国大连万达集团的1000万美元的投资。在万达集团当初预定给Dexter的投资额度为500万美元,而当时王思聪以“董事”身份代表万达集团访问韩国,在谈判当场决定将投资额提高1倍,万达集团也因此成了Dexter的第二大股东,占股比例13.3%。

2015年4月,大众点评融资8.5亿美元,万达参投。同时在普思的网站上,大众点评也悄然出现在案例页面之中。普思投资的其他项目中,诸如汉拿山,也与万达进行了合作,加速增开新店。

2015年,乐视体育完成总共8亿元的首轮融资中,A轮由万达投资领投,A+轮由云锋基金领投,东方汇富和普思投资共同跟投。

而乐视,也成了王思聪踩过的一个大坑。去年11月9日,乐视网公告了四起仲裁案件,其中就包括普思投资向乐视体育原股东索赔9785万元和40万元律师费。

2015年投资乐视体育后,在当年的10月,王思聪也成为乐视体育的董事。到了年底,普思投资的乐视体育的持股比例,一度高达11%。

然而,随着乐视系的全面溃败,双方之间的关系也急转直下。2016年11月,普思投资将持有的乐视体育股权1353万元转让,转让完成后,普思投资的持股比例下降为4%,王思聪也随之退出了乐视体育董事会。

随着乐视无力解决资金问题,最终,双方不得不走到了“法庭见”的地步。

除此之外,王思聪爱好踩的“小风口”们,也出现了多次失利。

普思曾参投过人人车的D轮,但人人车也在不久前爆发了裁员风波。

王思聪不仅是知识付费产品分答的投资方,也是里面报价高达4999元的一位高价答主,但分答在一度下线后就风光不再。

无论如何,王思聪身家仍在。根据天眼查显示,王思聪的手上,还有60家公司。2018年,王思聪整整30岁那年,他以63亿元的身价,位列胡润80后富豪榜单第17位。

但是,王思聪最投入心力的泛娱乐布局,目前也只有电竞产业,仍在等待发展的奇迹。

来源:科创财经汇(ID:gh_017789f82801),作者:杨阳,编辑:周维,头图来源 ©东方IC。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前方高能 » 潮水退去,思聪裸泳?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前方高能丨一个有趣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