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趣的网站
分享有价值的文章

为什么很多年轻人得尿毒症?

作者:alice li

呵,居然看见本专业的问题,而且这个问题我们几个同事曾经聊过,必须来答一下

看了前面几位答主的科普,不能同意更多,我虽然是个肾科大夫,但是珠玉在前,不想再给大家叨叨枯燥的知识点,本着八卦的心情,来给大家讲讲我对这个问题纯粹感性的认识

我曾经接诊过不少非常非常年轻的患者,好几个还是眼看着他们逐年进展至尿毒症,甚至现在我们透析室还有1个92年,1个88年,1个94年的小伙子,他们的病因各不相同,没有罕见病,都是前面几位答主说过的,IgA肾病、膜性肾病、药物性肾损伤、RPGN、糖尿病肾病等等常见病。

他们大部分没有家族史,就是说父母亲戚中没有人有尿毒症,我来举几个例子,说说我作为主管医生,观察到的他们和普通年轻人在各个方面的差异,以及我毫不负责任的一点个人推测

声明:有几个病历实在是特点突出,我特意略去或者更改了一些细节,以避免被相关人员认出来,一是保护患者隐私,二是避免我的真身暴露,知乎对我来说是个树洞,不想被同事认出来

1.印象最深的案例:被“宠”坏的高二男生

这个是我印象超级深刻的一个病例,之前答另一个问题想说来着,害怕暴露患者隐私,现在把各种细节略作更改,如果能给某些家长提个醒,也算是造福孩子了。

刚上高一的男生,母亲是外企高管,父亲是公务员,级别不低的那种。奶奶已经去世,爷爷是农村传统老人。家境殷实,四代单传了这么一个孙子,平常父母都很忙,主要是爷爷照顾,你大概可以想象这个孙子有多受宠爱。

然后,他因为大量蛋白尿收入我们科,那个时候肌酐轻度升高,但是肾穿刺出来,一大半的小球硬化,肾间质更是一塌糊涂,可以预见他将迅速进展为尿毒症,并开始透析。由于实在太年轻,我们不死心的仍旧积极给了免疫抑制治疗,最终还是回天乏术,无能为力的眼看他在一年之内迅速进展至尿毒症,并开始了血液透析。

他家里没有家族史,他也不是1型糖尿病,甚至都没什么基础疾病,平常爱打篮球爱运动。但是,他有一个非常不同于其他孩子的地方,就是爷爷会给他吃各种补品。

起因是,家里人想着孩子生病住院了,需要补身体,所以每天给他各种高蛋白饮食。我发现了之后,就告诉他们,孩子的尿蛋白量很大,吃的越多,漏的越多,病情进展越快。反复告诉他们,尽量少吃点蛋白质。

然后高潮来了,爷爷对我的话嗤之以鼻,坚持认为孩子这么小,又生病了,必须加强营养。然后洋洋自得,不夸张,真的是洋洋自得地告诉我,他的宝贝孙子,这十几年来:

每天,要吃1斤核桃、半斤红枣、4个毛鸡蛋、2杯牛奶、2碗参汤、5勺黑芝麻;

每天还要喝黄金搭档、生命1号;

这还不算完,每月喝一次甲鱼汤,每半年还要吃一次胎盘(呕。。。);

而且时不时吃点野猪肉、野鹿肉、野兔肉之类的野味。。。。。

我现在都记得,当时年少的我,那天下午目瞪口呆的那种感觉。每天吃这么多东西,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地方吃饭。我找小伙子核实了,他确实十几年来就是这么过来的,而且他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丝毫不觉得这种饮食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每天吃进去这么多这么多的补品,它们又不会凭空消失,都是需要肝脏代谢之后,通过肾脏或者胆道排出来的。长期大量的摄入这么多东西,真的就不怕伤肝伤肾么。

估计是我没隐藏住脸上的惊讶,爸爸事后反复来找我,问孩子的肾病是不是吃这些东西吃出来的。作为一名严谨的医生,我要为自己说的每一句话负法律责任,我无法给他下定论说,孩子的肾病一定是吃补品吃出来的。只能反复劝解,这些东西都要经肾脏排泄,既然肾脏已经不好了,千万千万让肾脏喘口气,别再给这么重的负担了。

其实特别惋惜,这个小孩才高一,人生都还没开始,就和透析室绑定在了一起。我曾经见过他爸妈和爷爷在楼道抹眼泪,说实话挺难受的。

然而,即便是在住院期间,在我反复反复的告知不要再给“补身体”的情况下,他爷爷仍旧不厌其烦的拿着五花八门的补品来找我,“大夫,听说这个东西能够补肾,我想给孩子吃点”。每当这个时候,我真的特别想吼他一句,“虽然我没有证据,但是有极大的可能就是你的这些乱七八糟的补品害了他,能不能别再补了”

这个孩子是不幸的,也是幸运的。他家里经济条件很好,父亲能力也很强,排队了几年之后,就联系做了肾移植,此后我也没有再见过他。但愿我苦口婆心劝了那么多能有点作用。否则,哪怕是做了肾移植,如果爷爷还是像过去一样给大补特补,我个人认为,新换的肾脏也撑不了几年这种高负荷的。

哇,居然不知不觉写了这么多个字,我得去忙点自己的事情,如果还有人想看的话,再接着更新其他几个年轻人的病例吧。

第一次更新 2019.6.28

抱歉过了这么久才来更新,临床狗伤不起啊,每天下班回来都是累瘫的状态

再次回来竟然发现这个回答获得了这么多的赞,感谢各位知友们的认可,也很高兴可以用这种毫不严谨的方式,给各位提个醒

说实话,作为一个正规三甲医院的正经医生,工作中真的是不敢妄言,因为我已经无数次的发现,患者会把医生说的话当圣旨一般的解读、分析。因此,更加觉得责任重大,说出的每一句话都要有理有据,要保持专业、严谨、认真,不确定的事情,不能随便下结论,否则害人害己

感谢知乎,可以让我以一个网友的身份,而不是医生的身份,跟大家分享一些我的真心话,可能没有循证医学的证据,但保证都是真实案例,您就当个八卦听一听,千万不要过分解读

不废话啦,接着更新第2位吧

2. 最惋惜的病例:被秘方坑了的18岁少女

这个实在是太让我惋惜了,我都不知道当初为这个小姑娘叹了多少口气

这个小姑娘发病的时候才18岁,家里是农村的,特别特别特别穷

穷到啥地步呢,就是她胃口不好已经1年多了,但是她妈妈都没钱带她看病。她家是超级偏僻的一个我都没听说过的大山里的小村子,家里还有俩姐姐,俩弟弟。姐姐通通在外打工

她不舒服了一年多,但是她爸爸不让她看病,因为怕花钱,觉得她矫情。毕竟只是胃口不好,不疼不痒的,根本得不到重视。她妈妈比较爱孩子,老公不愿意出钱,那就找自己娘家借了3000块钱,然后带着孩子千里迢迢的来省城看病。

其实食欲减退,已经是尿毒症晚期的表现了。尿毒症这个东西,如果是慢慢进展的,在很长的一段时间身体都是慢慢适应的,根本没有表现。只有当毒素蓄积到一定程度,才会导致食欲减退,就好比全身脏器都泡在毒素里,胃肠道也一样是泡在毒素中,所以出现食欲减退。

说回病情,反正小姑娘来了之后,化验肌酐已经900+(正常值不超过114umol/L,小姑娘体格瘦小,大部分都在70-80左右),妥妥尿毒症。

对我们来说,又开始了一轮探案一般的寻找原发病的过程。这次很容易,一问就问出了“真凶”

小姑娘12岁来月经,此后每次月经都痛经,她妈妈带她去村里一个“神医”那里,说痛经是因为气血不畅,blabla,反正就是一通解释,最终讨来了一张秘方,说专门调理身体的,让长期喝,气血调理好了自然月经就不痛了。

然后从12岁起,每天喝两碗“秘方”汤剂,连续喝到来看病的前一个月,整整6年,天天如此。让她们把方子拿来我们看看,答曰,没有方子,定期去抓药即可。换言之,一碗成分不明、功效不明的中药汤剂,小姑娘居然天天喝、月月喝,连喝了6年。

说点专业的:这小姑娘来诊时,已经是尿毒症晚期,丧失了肾穿刺的机会。不能像上一个男孩一样,明确肾脏病理类型。但是通过其他的化验,结合明确的用药史,基本可以推定,药物引起的间质性病变可能性非常大。

但一切已经晚了,丧失了明确诊断的时机,也没有了治疗的机会。只能开始透析,否则死路一条。但是她妈妈只借来了3000块,连插管、造瘘的费用都不够。

更别说透析了,她们偏远农村,哪有透析中心呢。如果做腹膜透析,家里怎么购买腹透液?怎么运输回家?又哪有条件在家里进行无菌操作呢。

最后小姑娘的妈妈只能含泪出院。我印象比较深,是因为我一开始不知道她们的家境,曾经不知轻重的劝过她妈妈,要为孩子以后考虑,现在凑点钱做做透析,争取以后做肾移植,否则这么小的姑娘,以后怎么办。

她妈妈真的是含着眼泪,告诉我,她如何为了给女儿看病,跟她老公吵架要钱;如何俩人闹翻脸之后,她在娘家奔走借钱;最后如何不告而别,揣着三千块钱带着女儿来省城看病。她回家之后,还得面对她老公对她的责骂,以及3000块的外债

我不知道这个小姑娘现在还在不在人世,但我真的很惋惜

我自己痛经也很厉害,止痛药没少吃,也去吃中药调理过

她年级轻轻,有什么错呢?

她妈妈带她去吃秘方,是愚昧,可又怎能忍心苛责呢?她们当地,恐怕除了乡卫生所,也就是去找找所谓的神医瞧病了。至少她妈妈,会在意女儿的痛经,在意女儿吃不下饭。会奔走筹钱,跟家里闹翻,也要带她出来看病

她爸爸,是冷血。可是我真的也骂不出来,哪怕不算老人,一家7口人,在山沟里面种地,全家人都靠他吃饭,日子必然是扣扣搜搜。在他的世界里,让全家人吃饱饭,恐怕已经费劲了力气了吧。

那会还没有什么水滴筹,连医保都还没有完全覆盖全国,我哪怕帮忙募集善款,能让她透析10次?20次?,能给他们当地建一个透析中心?还是能把她一家人迁到县城里做长期透析?什么都做不了,总之就是一股无力感。

想来想去,都不知道这个女孩的悲剧人生该怪谁。

就好比,《我不是药神》的确是部好电影,我感恩有这么一部电影,让民众的眼光投向了这么一个群体和事件。

但我始终没有去看,因为它讲述的故事,在我身边已经上演了无数回,作为旁观者那种深深的无力感,充斥着我的全身。他揭露的那些现象,我看过无数遍。他讲的故事,我也参与了很多次。他想引发的思考,我早就思考了很多遍了。

然而,思考的结果,还是无果。

那种无力感,是我觉得做医生特别不好的一种体验,所以下班之后,我根本不想再去影院重温一次

电影里好歹还有“药商”这么一个反派,真实的世界里,你如果真正的了解所有来龙去脉,会发现,谁都怪不了,谁都不容易。有人受害,不见得就一定有一个对应的施害者。

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很困想睡觉,明天还要值班,我还会再来更新其他真实案例的。评论和私信实在没有精力一一回复。尤其是我看还有咨询病情的私信,实在是抱歉,隔着网络,我没有办法对您的病情做出任何解答,不想误导大家,有病最好也别在网上咨询陌生人,去身边的三甲医院正规诊治即可,感谢大家

忍不住把所有评论浏览的一遍,再啰嗦两点吧:

第一,上一个病例我描述的有歧义,让很多朋友以为我想说,高蛋白饮食就会引起肾脏病。我在这里明确反对。

正常的肾脏,对健身爱好者补充的那一点蛋白粉或者蛋清,是基本可以hold住的,实在太多,hold不住,就溢出来了呗,叫溢出性蛋白尿。

但那个小男孩,他的肾脏已经明显生病了,家里人还是任凭我怎么劝,也要给大补特补,我真的是很崩溃啊。可见他们补身体的执念有多深。肾病综合征肯定是不建议大量补蛋白的,一方面是补进去全从肾脏漏走了,根本达不到补的目的;另一方面是漏的过程,又加重肾脏病,得不偿失。

第二,有关中医。

评论里好多朋友都在讨论中医到底是否害人。我个人,作为一个正经西医,我是认可中医的,我们在医学院,中医是必修课,我以96分通过。我们肾脏科,也给病人吃虫草制剂,比如百令胶囊。但是,注意,我说的是但是,中医比西医其实更“深”,越是正经中医,越讲究辨证施治。

中药,极其讲究,产在哪个地点,采自哪个时节,经由何种手法炮制,如何君臣佐使的配比成一付汤剂,经由什么手法熬制,药效差别极大,根本不是随便自己买一堆瞎吃好么?

中医诊治,讲究辨证施治,望闻问切,判断病人的体质、虚实,甚至连季节、心境都会影响体质。我现在还记得,喜伤心、怒伤肝等等,判断方法凭大夫经验,哪是外行随口胡诌的?

中医大夫,学的都是些只可意会、无法言传的诊疗手法,用的都是细致无比的中药药材,真的是得花费大量的时间去成长、领悟,才能有所见解的。

所以,我信中医这门学问,而且无比崇敬,但我实在没有能力去辨别自己的体质、正确采摘炮制的药材、有真材实料的中医大夫。导致我,轻易根本不敢看中医。

中医比西医玄妙的多,西医知识可以批量传授,中医知识只能个人领悟。西医有各种客观手段去评估一个医生是否有真材实料,一个药品是否有药效,中医真的没有什么客观手段评判,也没有办法评判中药到底有没有药效。

在当今这个连奶粉都不放心的社会,对于缺乏评判方法的中医中药,我只能警惕的选择不接触。至于各位看官,要是自信自己有本领鉴别出来中医和骗子、从各路产品中识别出正确手法生产的中药,那我只能说自求多福了。

求大家,不要把第一个案例里那闭着眼睛瞎补案例,说成是中医怎么怎么了,他们哪里是中医,别黑人家中医了。我至今没见到一个在三甲医院中医科吃中医把肾脏吃坏的病人,全都是无一例外的小诊所、秘方,百度说,自己觉得。三甲医院中医科的医生,哪怕不是神医,至少也是学着辨证施治毕业的,也是知道马兜铃酸肾病的人,至少人家手上的方剂是明明白白给你写出来的,可以追溯的。

不好意思有点激动,作为一名崇敬中医的肾脏科大夫,我真是恨死那些打着中医旗号坑蒙拐骗的各种“神医”“仙人”“养生专家”,恨死那些“保健品”“无毒副作用的中药”“补品”,他们搞臭了祖国医学的名声,不进弄坏了我的患者的身体,还给他们洗了脑,让我的苦口婆心变成了别有用心。

2019.7.14第二次更新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瞬间多了辣么多的赞,小女子诚惶诚恐

感谢各位朋友的认可和鼓励,评论一下子多了好多,我也逐一都看了,就是太多回复不过来,实在是抱歉

鼓励我继续更新的朋友们,我胡汉三又回来了,还好没有辜负您的期待;

赞扬我是小天使的朋友们,我很惭愧,从事医疗行业,三观时时被重塑,我只求无愧天地和良心吧;

反对我观点的朋友们,我觉得这样挺好,知乎本就是不同观点的交锋嘛;

说我编故事的朋友们,我也不打算自证清白,不进行认证就是打算拿知乎当树洞来着,我又故意隐去特征性的细节,生怕被单位同事或家属认出来,所以您就当看故事会吧

医院是个非常神奇的地方,生死和金钱这两项人类的终极利益交汇在这里,时常能见到各种狗血伦理大戏,也能看见好多人都难以置信的人性光辉,我敢说编剧都不敢这么写。

医学课本上的诱因、病因、临床表现全都那么生冷,文献里的发病率、死亡率也是毫无感情的概率,只有临床上经手的患者和他背后的家庭,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真实的就是生活在你我身边的甲乙丙。以前上医学人文课时,老师曾提倡临床医生记录偏感性的工作日记,我深以为然。上临床这么些年,许多患者的疾病和诊疗或许我早已经忘记,但是他们的为人处世、家庭故事、精神面貌、价值观点等等,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没想到写出来之后,也受到了大家的喜爱,让我有了把日常工作记录下来的冲动。如果我把工作中见到的人和事记录下来,像华生记录破案过程那样,大家不知道有没有阅读的兴趣。

不过再一次,请大家不要过度解读。每个人体质不一样,家庭环境不一样,行为的方式和程度也完全不一样,没有可比性,就当我写的是些小故事,给自己警个醒而已。

废话实在太多,来更新第三位患者吧,准确的说,是第三类患者吧

3.勇敢无畏的年轻妈妈们

这是一大类患者,她们的原发病各不相同,但是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在病情不允许,或者风险极高的情况下,依然坚持妊娠,最后走向尿毒症

我从上临床到现在,少说也见识了至少5-7位这样的患者。大家都知道,妊娠的时候,妈妈需要代谢自己和胎儿两个人的代谢产物,所以对肾脏来说,肯定是要加班工作的。另外妊娠过程中,整个身体是高负荷的应激状态,免疫功能也不同平常。所以,对我们许多年轻的女患者,如果肾功能已经受损,我们都是不建议妊娠的。

妊娠10个月,肾脏在高负荷的情况下,几乎可以判定肾功能会稳步恶化,不说一定会尿毒症,至少会大大提前尿毒症的到来。而心肾不分家,本来孕妇的心脏负担就重,如果还同时有肾功能不全,那对心脏也是个很大的打击。所以,一旦妊娠,对妈妈的身体绝对是个暴击。

此外,肾功能不全的情况下,许多代谢产物排出障碍。一些毒素会通过胎盘影响胎儿,说句不好听的,胎儿相当于泡在毒素汁儿里。也极大的增加了胎儿不健康的风险。

然而,哪怕你提前说的再清楚,依然有年轻的女性患者,勇往直前的要怀孕。她们的原因大概有这么几种:

自己强烈的想要,觉得没有孩子人生不完整;

自己老公很想要,如果不生孩子就得离婚,或者老公就得出轨找别的女生生;

公婆压力太大,不生孩子的话在家里话难听,脸难看;

一不小心怀孕了,已经是条生命,不忍心剥夺他的生命;

…………

总之,她们确实不容易,也都有自己认为必须生的理由。但同样,她们也都有侥幸心理,认为自己只要好好注意,不一定就必然进展到尿毒症。

然后,无论怎么劝,怎么交待尿毒症以后的种种困境,她们都一往无前的要生。她们的家庭各不相同,有一地鸡毛的,也有那种非常恩爱的。

但特别不幸,我所目睹的,这些妈妈们的结局只有两种:

一位,原发病是系统性红斑狼疮、狼疮性肾炎,意外妊娠,居然怀了双胞胎,不忍心打掉,最后妊娠晚期并发重症狼疮,孩子提前娩出在新生儿科抢救(是否存活我没再追踪)。但母亲最终狼疮脑病,死在了我的夜班上。

其余的,无一例外,全部都是离婚,孩子判给父亲,自己进展到尿毒症,由自己的父母陪着来复查、透析。

我没有丝毫嘲讽她们的意思。真的不全是这些女孩蠢或者傻,也不是她们的老公、公婆冷血,而是现实就是如此残酷,它对每一个人都残酷。除了这些女孩们,还有她们的家人,还有无辜的宝宝。

我要说的是这样的一位患者,在她之前,我见过的那些患者,大多是为了挽回老公,或者被公婆压力所迫,坚持要妊娠。对于尿毒症的可怕,她们都没有清醒的认识。所以我对她们大多是恨铁不成钢。

可对于她,我真心的理解她,我是真的觉得,如果我是她,我或许也会冒死生下这个孩子。

为了方便叙述,叫她小张吧。她是我老乡,是个白领,老公的职业我记不清了。总之是受过良好教育的。自己爸妈好像是她们老家县城的老师,公婆不清楚职业,但也是很有礼貌素养的。家庭不是多么富裕,但都是讲道理的一家人。

她和老公极其的恩爱,比较戏剧性的是,她俩当年在去领证的路上,女孩开始恶心呕吐。她想领完证下午再去医院,但她男朋友担心她身体,说领证啥时候都可以,先去医院看病要紧。

因为离我们医院比较近,就来了我们急诊。结果一化验,肌酐600多,当时考虑是急性肾衰竭,病因我记不清了。总之立即就被叩在急诊,开始急诊透析,然后各种住院治疗,最终肌酐下降,稳在200多再也不降了。

此后好几年,肌酐一直就是200左右,她就是那少数的因为急肾衰而遗留下来的慢性肾功能不全。尽管她肾功能不全,我们明确告知,以后可能妊娠的风险会很高,不建议妊娠。在这种情况下,她老公依然不离不弃,按原计划和她领了证。更难得的是,她的公婆,也是对她依旧如初,没有任何改变。

大家看言情剧可能觉得这很稀松平常,但我负责任的说,在医院里,我见到因为一方疾病另一方就退婚或者离婚的大有人在。这家人明知她有肾脏病,明知大概率不要孩子,还是照样结婚,并且依旧捧她在手心,确实是很难得了。

她们应该是幸福的过了几年,公婆也比较默契的没提过抱孙子的事情。后来小张是意外怀孕,她当时我记得是32岁。面临着是否要把孩子打掉的困境

不要吧,她真的是不忍心,尤其她确实爱她老公,她自己首先就很想跟老公拥有一个爱情的结晶。同时,她也对公婆充满了愧疚,公婆对她越是无差别,她越觉得这一家人难能可贵,为什么要因为自己的病情,让她们无法享受儿孙之乐。而且这个岁数,这个病情,这次不要,以后肯定也就不可能再要孩子了。

要吧,怀孕的风险摆在那里,进展成了尿毒症,就只能要么肾移植,要么下半辈子透析。这对自己、对全家人、对孩子都将是几十年的负担。

然后,她的老公,本来结婚时做好了丁克的打算也没什么。但眼下上天已经赐给他们一个孩子,生生打掉,他真的是不忍心。但是又确实害怕加重小张的病情,所以他的态度是,听小张本人的。

而小张的婆婆,是坚决要求不生,本来有这个病,小两口的人生已经比较不易了,好不容易过几年消停日子,干嘛又添新的烦恼。小张的公公,抱有侥幸心理,建议先怀着,密切监测,如果肌酐涨的很快,那就打掉或引产,如果还可以,那就生下来。

这个抉择确实很难,小张是独立女性,如果说为了捆住老公或者巩固婚姻,或者为了给公婆交差,她肯定不会这么纠结,是万不会拿自己健康做赌注的。但是难就难在,她们一家确实感情深厚,她对老公一家充满了爱和感恩,她发自内心的想让他们过上正常的家庭生活。

最终,她们采取了公公的建议,先怀着再说,监测着肾功能,不行再打掉。这种情况其实经常上演,一般选择这样子走一步看一步的,往往最终都会把孩子生下来。除非诱发急肾衰,否则肌酐就是一点一点往上涨的,那个打掉孩子的底线一退再退。

最后她确实生下了宝宝。

生下宝宝之后的半年,她就因为尿毒症开始在我们透析室长期透析。

她要隔日来透析,老公要天天上班,照顾孩子的重担就落在公婆的身上。

接下来的短短几年,她的小家庭先后经历了,公公去世,婆婆骨折卧床,她老公只好n头跑,一边上班,一边在她病情变化住院时来陪床,一边照顾骨折制动的老妈,一遍照顾孩子。最后没办法只能再雇个阿姨照顾宝宝,自己几头跑。

本来就只是一般的工薪家庭,小伙子也不过就三十多,撑起这么一大摊事情,精力上顾此失彼,经济上捉襟见肘,小孩子那会又正是闹腾的时候,自然夫妻感情也疏于经营。

后来,小张自己也开始后悔,觉得一个孩子打破了家里一切的幸福模样,她自觉是个废人,整日和医院绑在一起,隔三差五还得住院。夫妻之间许久没有了感情交流,她心疼老公却又无能为力。婆婆当初本就极力主张不生孩子,是在她的坚持下才妥协,小张觉得,婆婆当初把一切都料到了,自己却不成熟欠思考,家里成了这副光景,自己真是难辞其咎。

都说真情能战胜一切,可每天的日子都是咬牙硬撑的时候,真情还能顶什么用?

总之,小张心灰意冷,小张的老公精疲力尽,小张婆婆唉声叹气。最终,他们还是离了婚。小张没有收入来源,孩子当然是判给了爸爸。

我是在小张来透析室长期透析时认识的她,后来她因为内瘘失功住院时,我管过她几次,上面的故事都是听她说的,还有我们三线讲给我的。

当初刚知道这个事情时,我正和老公在热恋。

自认为有情饮水饱,爱情大过天。突然听见她的整个故事,见过她老迈的父母,一把年纪陪着女儿来住院,对我的冲击是巨大的。

爱情的力量很伟大,能让人付出生命在所不惜。你这一刻能为了爱情豁出生命,不见得就能为了爱情忍受生活这把钝刀子常年累月的在你身上割肉。

久病床前无孝子,可能说的就是这种无奈吧。

当然,大家也不要灰心,我们科最近还有一个透析近十年的小伙子,与开电梯的小姑娘坠入爱河,最终俩人靠双手和智慧战胜家庭和疾病阻碍,相爱相知修成正果呢。

前几天他俩领证惊呆了我们全科的同事,小姑娘天天见病人,不可能不知道尿毒症意味着什么,但依然嫁给了他。而我们的小伙子,确实自立自强,一边透析,一边挖空心思挣钱,最终给电梯小妹妹了一个家。

这感情啊,就是脆弱如斯,强韧如斯

这篇答案实在跟老太太裹脚布一样越写越长,大周末难得休一天,没想我敲字敲了近俩小时,真是写的我脑仁疼。

那么我就止笔于此吧,感谢各位看官

大家这么喜欢看这些有血有肉的故事,我以后要是遇到印象深刻的患者,或者狗血剧情,或许真的会记录下来,好好写成文章,大家可以来看

最后最后献上我最终的承诺:

以上病例,人物细节会有删改,主要怕被同事认出我来,但是每个事件绝对是真实发生的。

说这个不是为了向杠精证明我的清白,主要是想让支持鼓励我的朋友们知道,你们绝不是被套路、被忽悠。感谢你们的喜爱,祝我们都能健康快乐

来源:知乎

历史上的今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前方高能 » 为什么很多年轻人得尿毒症?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前方高能丨一个有趣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