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趣的网站
分享有价值的文章

东京公寓楼中女性神秘失踪案

大家好,来北美差不多半个月了,一直没动笔写点什么,觉得很对不住大家。

今天更新的这起案件,虽然表面上看上去是一起普普通通的杀人案,但从它的实际意义来说,却可以让很多住在公寓里的人,尤其是女性住户,产生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就是发生在2008年的东京江东区的公寓中,一起离奇命案。

东京江东区,位于东京都中心东部,台场、新筑地市场,都位于这里。它南部面海,几乎有一半土地都是在海中填埋形成的“浮岛”。随着东京的新开发的进程,在90年代前后,江东区的沿海地带盖起了不少高层建筑。因为交通方便,风景良好,所以也是很多在东京上班生活的人们最喜欢的居住地之一。

而我们今天案件的发生地,就在这片土地上,一处紧邻海边的高层公寓里。

画面中左侧的高层公寓,名字叫做“SQUARE 潮见”。这幢大楼完工于2007年12月,楼高9层,大门有可视对讲,楼宇24小时远程警卫,可以说是中高档公寓的配置了。另一方面,大楼位于高架桥侧面的辅路旁,楼后是一家公司的停车场,楼前的路只有居民会往来,所以在这附近也几乎没有外人经过。无论从各种意义上说,这幢公寓的安全系数都可以说非常高。

2008年3月1日,一对姓东城的姐妹搬进了这处公寓的顶层,916室。姐姐叫东城惠美,妹妹叫东城琉璃香,两人都在东京市内的企业工作。然而,在刚刚搬入新居后不到2个月,在2008年4月18日,一起神秘的事件发生了。

每天晚上,一般都是妹妹琉璃香先下班回家,之后姐姐才到家。但是在4月18日夜里21:15,当姐姐到家后,却发现屋里没有妹妹的身影。

因为姐妹两人互相扶持着在东京打拼,所以以往当姐妹两人有人外出时,都会跟另外一方打好招呼。姐姐进家门后,发现屋里既没有纸条,手机上也没有妹妹说要外出或是晚归的消息.

仔细观察室内情况后,姐姐看到了更多的可疑点:妹妹当天上班时穿的靴子还在玄关门口,瘫倒在地 —— 以妹妹的往常做法,都是会放在鞋柜里的。家里地面上有一条被从中间撕裂的浴巾,同时厨房桌面的刀架上,菜刀也不翼而飞。

于是姐姐立即意识到了事情不对,在当天夜里11点左右,拨通了110报警电话。

警方到达916室门外后,首先便发现了疑点:在916室门口的地板上,有少量的新鲜血迹。这一发现立即引起了警方的重视,于是立即安排了对血迹的采样化验。很快,鉴定结果便显示,这个血迹与妹妹琉璃香的血型相同。

SQUARE潮见公寓的监视系统,包括了所有大楼的入口以及电梯间,于是警方便调取了监控录像。在4月18日当晚20:20前后,录像中出现了下班回家的琉璃香的身影,并且也在自己所住的顶层9层下了电梯。在那之后,任何一个出入口都没有出现过琉璃香的身影。

而在日本的公寓里,为了照顾住户的隐私,楼道里和消防楼梯间,是一般不设置监控摄像头的。因此,警方只能通过目前已有的影像证据,初步判断琉璃香要么还在楼里,要么,就是被人通过下水道、车库等等方式,悄悄劫持出了大楼。

为了搞清琉璃香的下落,警方决定先从大楼和周边查起。

在916室的两侧的915、917室,在琉璃香失踪前,都还是空置状态 —— 在 SQUARE 潮见这栋公寓中,几乎有1/3的公寓都尚未出租出去。尽管警方想要从同楼层的居民口中得到一些线索,但是从住在914房间的铃木先生,918房间的星德先生口中,大家都反映说“没有听到什么异常的响动”。

同时,这栋大厦所处位置又较为特殊,门口的唯一道路也是个死胡同,几乎只有附近居民会使用这条道路。在走访了附近上下班的居民,并且调取了路口处一家公司设置的摄像头影像之后,警方所获得的信息是,在当天晚19时至21:15之间,没有陌生人进入公寓楼,也没有可疑的车辆出现在附近。

然而令人疑惑的是,从地面的血迹来看,琉璃子在失踪之前,很可能已经受了伤。如果是她自己不小心受伤的话,喜欢干净的她肯定不会把血迹放在地板上不管。那么,如果是有人将琉璃子劫持走的话,那么劫持这样一名成年女性,肯定会发出一些响动。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随着案件的初步情况被警方所披露,很快大量媒体都纷纷来到了这栋曾经非常安静的公寓外面,对每一个走出公寓大门的住户进行采访。

住在918室的星岛先生面对摄像机说,“女孩好像刚搬进来没多久,但是电梯里的摄像头也没拍到,这个太奇怪了。”

而同为9层住户,住在911室的上户女士说,“跟这个女孩也没见过几面,只是打招呼的程度而已。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事出现。”

很多居民也纷纷表示说,从4月19日开始,就有警方挨门挨户拜访,询问当晚大楼内的情况,尤其着重询问了案发的20:20-21:15之间,各位住户的行踪。也就是说,警方目前已经基本锁定,琉璃子仍在这栋楼中。

那么,此时的琉璃子,是否就在楼中呢?

答案是:一部分在,另一部分已经不在了。

琉璃子当晚20:21左右回到房间,关上大门,还没来得及打开屋里的灯,刚刚脱下一只靴子,突然身后的门被推开了,一只从黑影中伸过来的大手,一把捂住了她的口鼻。

吓得惊慌失措的她,刚想用手边的手提包抵抗,头部就遭到了重重的一击,昏了过去。等她再醒来的时候,她正坐在客厅里,双手被从身后绑住,动弹不得。眼前站着一个一脸凶相的男人,手中还提着家里的菜刀。

用来绑住她双手的,就是被男人用菜刀裁成两条的浴巾。

男人从衣柜中找出了一条黑白条的裤子,像毛巾一样裹在了琉璃子的头上。之后,他一把拉起了吓得浑身震颤的琉璃子,跌跌撞撞地往大门走去。

“乖乖听我的话,不许闹,不许喊,否则你知道下场。”男人恶狠狠地对琉璃子说到,之后就一把推开了大门。在出门之前,男人还顺手把放在玄关的琉璃子的黑皮包也一起带走了。

而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住在918室的星岛贵德。

星岛贵德,33岁,单身,出生于冈山县。自幼腿部有严重的烫伤,因此从少年时代起就非常抗拒穿短裤,也从不游泳。他大学毕业后想要当一名程序员,于是去了世嘉公司面试,但由于被分配的工作是游戏厅的维护人员,他觉得自己没有得到重用,于是从世嘉公司辞去工作后,进入了一家派遣公司,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月收入57万日元,算是中等收入。

用句通俗的话来讲,星岛贵德这个人是个变态。他具有很明显的异常性欲,在自己的社交网页的附注中,他留下了“四肢切断”的内容,而且在他的个人空间中,也有很多被切断四肢的女孩的二次元画作。

在案发的4月18日当晚7时许,当天下午休假的星岛贵德,便早早将自己的房门虚掩,等着住在916室的琉璃子回家。据他自己讲,他的目的是想要“绑架一名年轻女性当自己的性奴隶”,在一周之前便已经想好了作案的计划。等当晚琉璃子回到家中之后,星岛贵德便冲出门外,趁着琉璃子还没来得及锁门的间隙,闯入了916室,将她强行绑回了自己的屋中。

星岛贵德承认,自己对“四肢被切断”的女性,有着强烈的性欲。因此按照他自己的原计划,是打算将琉璃子制服之后,慢慢砍掉双臂和双腿,再满足自己的欲望。他此前并不认识琉璃子,甚至不知道在916室里住着姐妹两人。所以他本以为,琉璃子的失踪,至少也需要几天的时间才会被人发觉。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琉璃子的失踪在几个小时之后,警方就找上门来。就在警察们在916室门前和室内进行调查的时候,星岛便已经从楼道中的动静里,知道发生了什么。于是,为了应付随时会找上门的警方询问,他便拿着菜刀,来到了自己的洗手间里,将被捆住放在浴缸中的琉璃子直接刺死,以防止在警方上门问话时出现破绽。

果不其然,当晚12时许,警方便按响了星岛的门铃。

在警方第一次见到星岛贵德的时候,星岛显得毫不紧张,他装成正打算睡觉的样子,从容地应对着警方的问询。在问及回家时间时,他照实说了,并且解释说,因为自己最近颈椎不太好,所以特意从公司请了假回家睡觉休息。而对于案发时楼道里是否有异响的时候,星岛做出了竭力回忆的样子,然后对警方说:

“那会儿我在打游戏,还真没注意听到了什么声音。”

就这样,星岛应付过了警方的第一次问询。

等警察离开后,星岛立刻开始了自己的忙碌:他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手锯、刀具 —— 这些工具原本是他用来进行“四肢切断”的,但此时,已经成为了他的分尸工具。

他将琉璃子的四肢分别从遗体上锯下来之后,将身体和头部也分别锯断,放进了自己家的冰箱、床下,甚至是套在袋子里,装进搬家用的纸箱中。干完这些,他倒头便睡,第二天也照常上班。

4月19日,警方申请了“公寓所有房间”的搜查令。然而这次搜查,警方的主要寻找目标是琉璃子,或者是琉璃子的尸体,因此在搜查到星岛的房间时,他还主动地把装有尸块塑料袋的纸箱拿出来,给警察们看。但因为尸块都装在黑色不透明的塑料袋中,因此警察们并未想到这就是琉璃子的尸体的一部分,只是在屋中查看一圈后便告辞了。

这是星岛第二次与警方的周旋。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星岛每天都早早从公司回家,之后用菜刀将琉璃子的尸块上的肉剔下来,然后切成小块,从下水道中冲走。对于剩下的骨头,以及一些不好处理的手指之类的部位,他用锯子把它们锯成小块,看不出原来的样子后,每天早晨偷偷装在垃圾袋中,在上班路上丢弃在附近的垃圾站中。

就这样,直到5月1日,星岛贵德竟然将琉璃子的尸体完全清理完毕,全都分别处理掉了。而这段时间的警方,还停留在通过问话结果,来分析各户公寓住户的嫌疑程度阶段。在没能锁定嫌疑人之前,警方还不敢去申请搜查令,进屋搜索。

同时,对于现场的勘查,也在紧张地进行着。

进行指纹搜集的现场人员,发现无论是大门还是屋里,找来找去都只能找到姐妹两人的指纹,似乎妹妹的失踪真的是“离家出走”。然而,在门口玄关处,一个出现在墙壁上的拇指指纹,却与其他在屋里收集到的指纹样本完全不同。

在被询问到“最近有没有外人来过家里”后,姐姐回忆说,因为自己和妹妹都很爱干净,所以从不把外人叫到家里来。所以这个指纹的出现,警方认为,很可能与琉璃子的被劫持有关。然而通过比对,警方的犯罪人员指纹库中,却没有这个指纹的相关信息。

4月25日,为了寻找这个指纹的来源,警方要求对公寓所有住户进行指纹采样。得知了这个消息的星岛立刻紧张起来。他用家里的厕所清洁剂烧伤了十个手指的皮肤,因此在警方采样时,录取指纹的机器显示“录取失败”。

在第三次和警方的周旋中,星岛似乎又逃过了一劫。

然而有一句老话:逃得过初一,逃不过十五。警方在上次指纹采样中,已经注意到了星岛贵德的异常,因此便开始对他进行了暗中的跟踪。尽管如此,警方并没有意识到,星岛每天早上扔在垃圾站里的垃圾,里面就藏着琉璃子的遗骨。

5月18日,警方紧急进行了第二次指纹录入,此时手上的皮肤已经康复的星岛被抓了个措手不及,十个指纹都被警方成功采取。通过比对,警方确认出现在琉璃子姐妹屋中的陌生指纹,就是来自星岛贵德。

当晚,星岛贵德被请到了台东区的月岛警察署进行问话。问话的内容是,他是否去过916室。

星岛贵德此时并不知道指纹一事已经败露,因此坚持说自己从没去过916室。但在警方给他出示了指纹证据后,他又改口说,自己曾经帮住在916的女孩搬过东西,所以可能在家具上留下了指纹。

然而,按照往常的情况,这种帮人搬东西的事情,就算是客套,两人也会彼此互报姓名。但是警方很快发现,星岛贵德根本不知道916住了姐妹两人,也不知道姐姐和妹妹的名字。

星岛的狡猾,几乎全被警察们看在眼里。无论是他前几次对警察的周旋,还是他在电视媒体前的侃侃而谈,这都暴露出星岛这个人具有相当复杂的伪装。

甚至在事件调查期间,当琉璃子的父亲来到公寓查看时,还恰好与星岛在电梯中遇到了。星岛当时还主动搭话说:“真是出了个恐怖的事件啊。”

尽管警方此时已经可以认定,星岛贵德绝对是琉璃子失踪的最高怀疑对象,但是对于琉璃子的下落,警察们却毫无头绪。尽管最糟糕的情况是,琉璃子已经被星岛贵德杀害并抛尸,但如果不是通过严密的碎尸步骤的话,在星岛贵德的家中肯定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

在星岛贵德的家中,警察们将浴缸拆开,打开下水道,终于从下水道的回水窝中,找到了已经完全变白,看似是肉块的物体。

同时,警方也将浴缸缝隙中已经干涸的泥土带走,进行了化验。

在星岛的家中,警方还找到了琉璃子的驾照和社会保险证。

在DNA检验结果中显示,无论是在下水道中发现的肉块,还是从泥土里提取的血液成分,其DNA都与琉璃子一致。

铁证如山。在这样的证据面前,星岛贵德交待了自己绑架、杀害、分尸琉璃子的全过程。

2008年5月25日,在案发后的第37天,星岛贵德以涉嫌绑架、谋杀、尸体损毁的罪名,被警方正式逮捕。

2009年1月13日,东城琉璃子被害一案,在东京地方法院开庭审理,此案被作为日本引入陪审团制度的试点案件。

开庭时,检方出具的证据中,包含了之后从大楼下水道中找到的172块肉块,49块碎骨,以及从星岛家中找到的女性头发、驾驶证等等物件。检方提出犯罪嫌疑人星岛作案手段极其残忍,进行分尸的目的是竭力逃避罪责,并且直至开庭前都拒绝认罪,应当判处死刑。

而被告方律师则称,由于被告星岛自幼腿上的残疾,使他形成了自卑的性格,并且受到了不良出版物的影响,导致他在异常的性癖下做出了这样的罪行,因为星岛贵德从未有过前科,所以希望可以酌情予以从轻处置。

检方对星岛在庭上的问话中,着重询问了星岛的分尸过程。

“在4月18日当天,你是如何处理被害人尸体的?”

“我将她的胳膊和腿都砍了下来,之后将肉切了下来,切碎,从马桶里冲走。”

“为什么要切碎?”

“因为这样下水道不容易堵上,可以顺利处理尸体。”

“为什么没有对身体和头部进行处理?”

“因为我还是有点儿害怕。”

“你害怕什么?”

“头部还是有一张脸的,我觉得没法动手。”

“那身体呢?”

“身体里面也有内脏,我怕心里受不了。”

一个可以坦然绑架、分尸女性的凶手,却在庭上展现出了他懦弱的一面,这不禁让我想起他在作案时的那种穷凶极恶。也许确实是在性冲动的趋势之下,所以星岛贵德才敢于铤而走险吧。

2009年2月18日,东京地方法院对星岛贵德杀害东城琉璃子一案,进行了一审判决:

“被告人星岛贵德,无视被害人女性的个人尊严,以获得性奴隶为目的,将被害人女性绑架到自己家中。之后为了应付警方的搜查,防止罪行败露,残忍地杀害了被害人之后,进行了碎尸和抛尸。这是完全的以自我为中心的卑劣罪行,不存在酌情处理的余地。但是在量刑中,考虑到杀害方式是被告星岛贵德用菜刀将被害人直接杀死,因此并不能够称为虐杀或是极其残忍。考虑到被告星岛贵德在审讯期间,积极配合,并且显露出了一定的悔过之意,本庭判决被告星岛贵德无期徒刑。”

4天后的2009年2月21日,检方当庭提出量刑过轻,进行上诉。

2009年9月10日,东京高级法院对此案的二审开庭。尽管检方再三强调了星岛贵德在作案前的准备,作案时的手段卑劣且残忍,而且还进行了极不人道的碎尸行为,但东京高级法院依然维持了无期徒刑的原判。

2009年9月20日,星岛贵德被押送至千叶刑务所,开始了无期徒刑的服刑。有传言说他已经在狱中自杀,但最终被确定为假消息。

具有警卫、摄像头、自动门锁、视频对讲的公寓,照理说是能够给人安全感的住居,这也因此成为了很多独居女性选择租房时的必要条件。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的是,杀人恶魔却恰好住在隔壁。就是因为进门后没有立刻锁门,这样生活中的一个小疏漏,却成为了琉璃子不幸丧生的大漏洞。

在我们为星岛贵德的罪行感到恐惧和愤恨之余,我希望各位女孩子,也能给自己提个醒,不要让一时的疏忽,或是生活中不经意的习惯,成为自己一生的痛。

来源:李淼 微信号:threewatermiao

历史上的今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前方高能 » 东京公寓楼中女性神秘失踪案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前方高能丨一个有趣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