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趣的网站
分享有价值的文章

时代洪流下,每个个体显得是多么渺小,自己的命运又是多么的身不由己

@冷月如霜:时代洪流下,每个个体显得是多么渺小,自己的命运又是多么的身不由己。

今天讲一个真实发生的故事。1967年6月5日,15艘货船从地中海行驶到了埃及北岸。按计划,它们将在接下来的12个小时内,缓慢通过苏伊士运河进入红海。在另一片大洋上,是它们的目的地。

旅程刚刚过去一半,以色列对埃及发起了突然袭击,这就是后来的第三次中东战争。一个小时后,埃及政府宣布苏伊士运河停运,要求这15艘货船原地停留,等待后续通知。

6天后,以色列人取得了战争的胜利。对于这15艘货船来说,这不是噩梦的结束。相反,这只是噩梦的开端。

由于以色列人占领了整片西奈半岛,苏伊士运河成了埃及和以色列的边界。为了不让以色列人使用这条运河,埃及人在运河两端炸毁了桥梁,用沉船封锁住了路口,并设置了大量的水雷。想要进入苏伊士运河,和自杀没啥区别。

其中的14艘货船无奈地停在苏伊士运河中段的大苦湖(great bitter。不得不说这个名字还挺贴切……)上,面临西边是埃及军队,东边是以色列军队的窘境。船员们除了等待,啥都做不了。

他们一等就等了8年。

这些货船来自不同的国家,有着不用的政治立场。这在冷战期间尤为敏感。但在共同的困境面前,这些船员成了好朋友。他们分成了三组,一组留下维持货船最低程度的运作,另外两组则回家与家人团聚,每过几个月进行一次轮转。

留在船上的船员们也挺会苦中作乐,不同的船各司其职:波兰货船是邮局,法国货船是花园,德国货船是教堂(更多的是举办啤酒派对)。在英国的船上,他们利用甲板的宽度踢起了足球。其他船员则不时举办帆船比赛等活动。1968年,他们还举办了第一届“大苦湖奥运会”。

这些货船在苏伊士运河上见证了第四次中东战争的爆发与终结,见证了和平的最终到来,也见证了运河在清理后的再次通行。1975年,它们离开了这片生活了8年的水域。此时,船体早已残破不堪。

只有两艘德国货船顺利开回了港口。

历史上的今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前方高能 » 时代洪流下,每个个体显得是多么渺小,自己的命运又是多么的身不由己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前方高能丨一个有趣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