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趣的网站
分享有价值的文章

罗永浩能靠才艺翻身吗?

文/三表

来源:三表龙门阵(ID:sanbiao1984)

罗永浩只是被限制高消费,不是通俗意义上的“老赖”,这一点我必须开篇着重强调。

挖井的、搬石的、砸人的,都得先尊重事实,姿势才能好看。

目前舆论局势泾渭分明。

一部分人,看了罗永浩的“老赖自白后”,大赞其英雄主义;

另一部分人,说他欠钱不还就不要粉饰太平,债权人也是人,心儿也会疼;

一般我处理这种复杂问题时,基本使用“四字诀”:事已至此

事情已然这样了,老罗已然这样了,我们要做“增益”的事,才更有意义。

什么叫“增益”的事?

你再把老罗过去吹过的牛逼、许下的承诺、唱过的外经,翻出来再盘点一遍,毫无意义;

你再把老罗捐过的款、搀扶过的老太太、帮助过的曾轶可,拿出来再歌颂一遍,毫无意义。

罗永浩是一个透明度非常高的公众人物,他的所有光华与猥琐,都曝露在高度发达的社交网络上,大家没必要像蔡国庆一样,每次都唱三百六十五个祝福。

情怀与善举难以抵经营之过,对身边人极尽刻薄恶毒也难遮理想青年之光。

这么说绝不是骑墙中庸,而是想说明:他就是一个普通人,像普通人一样复杂。

他无偿帮助曾轶可,和你在水滴筹上帮一个白血病患儿,在“发心”上差不多,我顶顶反对,有人用拿这些事来刻意彰显什么。

说说“增益”的事。

老罗的“老赖自白”,有人说都到这个时候了,还兜售情怀,还要脸吗?

可以,通过这篇“自白”,我们已经能看出老罗能赖以翻身的两个基本盘了:情怀与艺能。

或许你对“罗式情怀”已经免疫了,但你从他的微博评论区能看出来,愿意相信并消费“罗式情怀”的人还有很多,只不过这帮人未必有实体的消费力罢了,但口号效果绝对满分。

“情怀”像宗教,依靠强大的心理投射能力,把“初心者”发展为“信徒”。此后,教主便不能走下神坛,他必须领着信徒唱好情怀诗,包括把苦难、不堪包装成“情怀”,也是教主的本能。

故而,事已至此,你大概能理解罗永浩闪耀着情怀的自白,“情怀”就是他的“还款能力”,除了“情怀”,他新事业的商业附加值就乏善可陈。

那么,你们若再对此大加鞭挞,你们可怜的、苦苦追欠款的丹阳企业就真的毫无希望了。

随着电子烟限制令下发,罗永浩此时的命运千疮百孔,可若是连“情怀人设”还不牢牢坚持,那么12月20日那场所谓新征程的发布会,还能有票房号召力吗?

再说罗永浩的另一个基本盘:艺能

就像创业的富二代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妈的,大不了老子回去继承亿万家产。

老罗的亿万家产就是“卖艺”。

他说了,实在不行就“卖艺还债”。

他可能说者无意,但我们听者有心,“艺”真能帮他翻身吗?

如果罗永浩没有刻意隐藏技能的话,他目前能变现的“艺”有两方面:写作与脱口秀。

写作,我怀疑的不是他的文本能力,我怀疑的是他的恒心。

他曾经写过《我的奋斗》,这种拼盘书、过往文字集合书,不能做为参照。

仅说他在“得到”上的“创业课程”,搞的半途而废,晃点了合作方,我就对他写作的长性便打上问号。

另外,对于一个除了撰写自身生活经历外,并无其他类型创作经验也没有得到这方面市场验证的写作者来说,可以想见的微薄版税对于巨额债务来说也是杯水车薪吧。

再说脱口秀

罗永浩对自己的“口活”能力蜜汁自信,很多人也认为他不说相声可惜了。

可真当我们冷静下来想一想,罗永浩真的能吃“脱口秀”这碗饭吗?

罗永浩对公众展示的语言能力一是早期流出的新东方课堂段子实录,二是近年来的产品宣讲。

早期的罗永浩语录之所以惊艳,是因为在蒙昧的时代,他反主流、逆向思考的言论堪称别具一格,影响了很多人。

一个英语老师能有如此超越庸众的见解,这是给大众超出预期的惊喜。

创业之后的登台,人们又觉得一个企业家还能这般口无遮拦,这般接地气、说人话,和那些“扑克脸”老板完全不同,这也是给大众超出预期的惊喜。

用我朋友杨先生的话来说:“老罗此前脱口秀上的天赋是错位竞争的结果,然后给用户超出预期的惊喜。他作为海淀齐达内,一直是在和一帮职业乒乓球、职业台球手踢足球比赛。”

当罗永浩真的把“脱口秀”当成事业,大众自然要以市场的标准、行业的标准来要求他。而他从来没有在这个正面战场证明过自己的实力。所有的自信、所有市场的期待,看起来都很虚妄。

当罗永浩不再是一个会说段子的英语老师,不再是一个用情怀建起护城河的企业家,只是一个中老年脱口秀演员,他就失去了听众与他共同维护的“错位力场”,没有这种力场,效果与笑果就不存在了。

一个时不时蹦出脏话,一个总是低头踱步,一个总是口头禅与连接词繁多,一个身台形表都有问题的脱口秀演员,你会买单吗?是李诞、池子不够香吗?

窦文涛问王晶,周星驰为什么不演喜剧了。王晶说:“一个人到了某种年纪,面对不了自己。”

喜剧的本质是搞笑,但表演喜剧的本质却是演员要“说服自己去演。”

那么,上了年纪的老罗,能说服自己,去撕裂自己,逗别人笑吗?

王晶还讲过一个理论:“喜剧的本质,不是一个演员表演了一个好笑情节,而是一个好笑的演员表演了一个情节。”

郭德纲每次重复说于谦的“伦理哏”,我们都能笑出声。罗永浩每次说他小时候写今天红旗没有高高飘扬的段子,你还能笑得出来吗?

我甚至没有看到罗永浩克服镜头恐惧的能力,面对大众的舞台表现能力。而另一个老罗,罗振宇,为此花了数十年的磨炼。没那么简单的。

所以,大众每次把罗永浩的发布会当成相声专场,一部分是善意的调侃,一部分存在认知偏差,只是剧中人罗永浩被你们起哄的,真的认为自己能去德云社上班,这就糟糕了。

事已至此,我还是做了一些“增益”的事,我严肃对待老罗从艺这个事,去分析、去研究,这就是一个想做事的人最好的尊重。

事已至此,事已至此,我可能以我的角度否定了99%的可能,但1%的可能便杀出一条血路的事也是发生过的。

祝福老罗。

历史上的今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前方高能 » 罗永浩能靠才艺翻身吗?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前方高能丨一个有趣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