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趣的网站
分享有价值的文章

8场被顶流瓜分的跨年晚会:B站临播更名、江苏浙江均掉队

作者 | 阿木

2019的最后一天,你在跨年吗?

问:最真实的跨年状态是什么样子?

答:拿着遥控器,八台晚会来回更替。

2019的跨年夜,8场晚会同时拉开帷幕,五大一线卫视全员入局、央视下海抢滩市场、外加深圳卫视携手罗振宇思想跨年,另外,视频网站跨年先锋者B站,一共八场晚会目不暇接。

乱花渐欲迷人眼,文娱带你看跨年。被支配的直播数据、被瓜分的顶级流量、被吐槽的跨年晚会,一键了解一下。

被支配的直播数据

央视芒果先领航

受《新闻联播》超时20分钟的影响,今年几大卫视的跨年晚会都相应推迟了20分钟,这一变故仅对于两家跨年没有影响。

一是原定于20:00播出的央视启航2020跨年盛典,二是本就在网络平台20:00播出的B站2019最美的夜新年晚会(原名为“最后的夜”)。

纵观酷云EYE实时直播关注度,在开场后,央视新年晚会一马当先,夺得桂冠,但随后不久,便被湖南卫视超越。

不过,央视的这场跨年盛典是1套、3套、15套并机播出,所以关注度也相应有所分流。

就卫视平台来看,国内跨年头号招牌湖南卫视在直播关注度上领先后者两三倍,往年的竞争对手江苏卫视今年下滑至第三位,而东方卫视跃居第二。

这种格局与今年的嘉宾人选有关,江苏卫视今年除了蔡徐坤和李宇春等以外,大多数都为华语乐坛老牌歌手;而东方卫视今年下手“快准狠”,成为了湖南卫视最为强劲的竞争对手。

录播的环球跨年冰雪盛典在北京卫视、黑龙江卫视、河北卫视三家平台并机播出,整体上酷云关注度排行为第四。

在直播跨年晚会的行列中,排名最低的是浙江卫视,受“高以翔事件”影响,这一次浙江卫视的跨年演唱会举步维艰。不仅客户金主、明星艺人纷纷解约,而且也约等于是零宣发直播,前期唯一的一次官宣卖票,结果还被骂上了热搜。

深圳卫视与罗振宇《时间的朋友》虽然也是直播,但毕竟归属于演讲类,在关注度上自然比不过晚会类,相对来说可以理解。

B站的新年晚会也不容小觑,截至21:00时,哔哩哔哩晚会的直播人气高达3400多万,弹幕满屏飘过。虽然节目并非直播,但是B站采用线性播出录制内容的方式,给观众造成一种虚拟直播的效果。

被吐槽的跨年晚会

一到直播全是bug

作为仅次于春晚的跨年演唱会,各界网友张开嘴吐槽的火力也是相当地猛烈。

在晚会开始前,网络上便已经有了不少吐槽点。东方卫视简笔画版的官宣嘉宾和节目单,让观众看得哭笑不得;湖南卫视设立应援黑榜禁止各家粉丝自带灯牌,也是使出了绝招。

等到直播开始后,每次的晚会主要被吐槽的点都集中在主持和表演两大块。

主持方面,谢娜永远是不朽的话题女王,今年也不例外,节目开播后不久,#谢娜的主持#便登上了微博热搜,并且一路问鼎到爆。

不同于前几年谢娜把新年快乐说成生日快乐、与汪涵抢话、在台上疯疯癫癫,今年稍微安静温柔许多的娜姐,又被说是像在主持幼儿园晚会,随后谢娜在晚会上现场高情商回应热搜,祝大朋友小朋友天天都开开心心的哟,如此可爱的娜姐你还忍心吐槽吗?

表演方面,歌手有车祸,演员有假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成为历年跨年演唱会的固定“节目”。

跨年演唱会作为属于歌手们的舞台,即便是华语乐坛实力唱将,也会有马失前蹄的时候,稍有不慎,就会成为全民嘲讽的话题点。

来自江苏卫视方阵的孙燕姿有些劈音、张韶涵略有跑调,来自东方卫视方阵的朱一龙和刺猬乐队也是今年车祸现场的新生代。

与实力派歌手不同,一些登上跨年演唱会的演员往往会主动或被动地选择假唱,尤其是在这种直播晚会上,假唱已经是耳熟能详、颇为常见的形式。

而今年,#杨幂腾格尔王晨艺 野狼disco#是假唱节目中的杰出代表,自带电音和混音效果,属于观众双耳可识别的假唱。另外今年被吐槽疑似假唱的明星艺人还有:来自湖南卫视方阵的杨紫和来自东方卫视方阵的李现。

除了这些保留吐槽点,还有一大焦点便是浙江卫视。虽然官方微博微信都有留言筛选,但是实时话题讨论中,有网传消息称,浙江卫视跨年演唱会台下坐席未满,票未售完,并且有拿荧光棒放在观众座位席。

被瓜分的顶级流量

神仙同框未出现

与前几年“节俭办晚会”和“拿牌照跨年”不同,今年广电对于跨年演唱会的管理相对松弛了一些,这也使得跨年晚会成为了各大平台砸锅卖铁赚吆喝的最佳舞台。

首当其冲的便是在嘉宾争夺上,火力最为集中的便是四台直播晚会上(深圳卫视《时间的朋友》不算在内)。

最先放出官宣的湖南卫视,一开始打出“除了顶流,我们一无所有”的口号,并且晚会总导演陈歆宇在发布会上曾自信地表示,年度有影响力的艺人都应该在湖南卫视跨年。

但是,伴随着多家平台的晚会崛起与嘉宾拉锯,陈导的这一心愿最终并没有真正实现。

2019年热门的两部大剧《亲爱的热爱的》《陈情令》都没有实现真正的同框,对于CP粉来说,跨年最遥远的距离莫过于李现、肖战在东方卫视,杨紫、王一博在湖南卫视,年底的最后一次同框破灭。

还有一大让观众翘首以待的同框莫过于归国四子,今年跨年演唱会曾多次传闻会相聚,然而并没有。吴亦凡、黄子韬出现在湖南卫视、张艺兴出现在东方卫视、鹿晗今年未参加任何一场。

另外,还有像张杰谢娜夫妇两地跨年、各界超女快男、一起来看流星雨十周年同框均以失败告终。

比较有意思的是在湖南卫视《嗨唱转起来》,又名“我想上跨年”节目中每期都出现的罗志祥与CTO并没有登上湖南卫视,而是出现在东方台的跨年盛典上。

而绝大多数的跨年演唱会都会邀请过去一年中与平台合作密切、在头部综艺中担任过固定嘉宾的艺人,基本上卫视和视频网站都是如此。

无论是艺人同框未实现,还是明星纷纷拉帮站队,这一问题的背后,所投射出来的是各大平台在想要分跨年演唱会“蛋糕”的同时,也是在瓜分娱乐圈的顶级流量资源。

这样一来,艺人都带有了明显的平台标签,而卫视也会形成“群雄割据”的格局。

来源:文娱商业观察 微信号:wenyushangyeguancha

历史上的今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前方高能 » 8场被顶流瓜分的跨年晚会:B站临播更名、江苏浙江均掉队
分享到: 更多 (0)

前方高能丨一个有趣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