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趣的网站
分享有价值的文章

三千里自驾返京记

首页广告

撰文:北红七哥

1 月 31 日中午,单位通知要求,离京到外地休假的员工,除身处湖北省之外,即日返京,到京后自我隔离 14 天。我决定 2 月 1 日从四川遂宁老家单独自驾 1780 公里独自返京。

在这里记下沿途所见所闻所思,留作这段特殊日子的记念,也为准备从外地返京的朋友提供公路出行参考。

川陕之旅

我计划两天从四川开到北京,途经陕西、山西、河北。返京第一天规划路程相对简单。出遂宁沿着遂西高速——成巴高速——银昆高速——京昆高速往东北方向开,主要经过巴中、汉中,到西安附近停歇一晚。

▲选择首日返京路线,准备到西安附近住一晚

2 月 1 日 9 点 40,开车从遂宁老家出发,驶上返京之路。高速路入口没有检查,一路顺利,车辆较少,一口气跑了 204 公里,到了巴中的下八庙服务区。

▲未戴口罩禁止入内,这是高速服务区的标配。(图中有个错别字)

▲加油员杨梅忙得跑着加油和收费,她值班同事轮换着吃午饭

加油的车不多,时值中午,只有一个加油员跑进跑出。加油员叫杨梅,在四川交投中油能源有限公司工作 5 年了,大年二十九到这里上岗,已连续工作 9 天。她家在附近 60 多公里外的南江,春节也没法和家人团圆。许多这样默默工作的普通人,支持着社会的正常运转。

下半 5 点半,我进入秦岭服务区。来往车辆都停在靠近高速的平台停车场,旅客要步行 150 米左右才能进入超市,或者上厕所。到这里停歇的车辆不少,平台停车场估计停放着 50 多台辆车。这种停车区和服务核心区隔离的做法,也是防疫措施之一。

在服务区,我准备订晚上的住宿酒店。看了微信和网上的信息,了解到西安入城的高速入口纷纷设岗防疫检查,不知会花多少时间,遂决定干脆不进西安住宿,再往前开一点,方便次日一早出行。于是寻找当晚落脚点,最后定在陕西渭南市的富平县,这是习仲勋的家乡。

▲到陕西富平高速出口,车排长龙,接受防疫检查。

一路畅通,而且一路平安,大家都开得小心翼翼,沿途没有发现一起事故。晚上 7:40,驶出西禹高速富平出口,堵车了,不用问也知道,是接受防疫检查。不到 300 米的路段,前后排起长龙,5 分钟到 8 分钟挪动几个车位。

大家耐心等候,半小时、一小时……看上去车不太多,不知为何如此慢。上网查情况,华山网 1 月 27 日有报道——在西禹高速的富平出口处,运政、交通、卫生、林业等部门组成的联合检查组正在这里对过往车辆进行一一检查。这么多相关部门联动,力度很大,但耗时也不会短。我估算排在前面到检查岗如果有 30 辆的话,每 5 分钟过检一辆,轮到我得要 150 分钟,就是 2 个半小时。

驶出高速的车辆先排成三队四队,临近出口发现只有两个车道通行,不敢挤的车就老进不了通道。我排在最左侧一队,排了一个半小时,发现需要与右侧车队共进一个通道。前面一辆车迟疑着不敢上前,右侧的车鱼贯而进。两个高速路工作人员穿着反光服,在前面 50 米站着。我过去表明,请他们协助疏导一下排队秩序,排的两个车队拉链式合并为一队。

其中一位说你们自己协调,问我是不是插队了,说本来两个车道,你们自己排成三队。又叫我去打开双闪,我依照而行,同时给两个车队前后 5 辆车同时打招呼,请大家配合一下,拉链式让行。几位车主都戴着口罩,谁也没吭声,但都点点头默认了。这样终于进了车道,继续蜗牛般挪动。

无聊之时,听广播,看能否了解本地防疫情况。搜了半天,却只有一个推荐“强力脑心康”的卖药节目。“你只要花 1192 元,买两个疗程,再送两个疗程……”这种不靠谱的卖药广播,沿路常收听到。如果这时有当地电台提供本地防疫信息,尤其是给堵在高速出口的车主一些实用信息,岂不是为民分忧?

▲检查站工作人员全幅武装,为乘客测体温。

▲联合防疫检查岗,5 个工作人员查验填写乘车人资料。

到了联合防疫检查站,检查人员给车上人测体温,问车上有没有生肉活禽,然后让我拿上驾驶证、身份证去登记,说明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一位上了年纪的检查人员听我说要去北京。“怎么开到我们这里来了?”他有些纳闷。我说从四川遂宁来,中途在这里住一晚。“工商局都要求酒店不开门了,你到哪里住呢?”我说已经预定好酒店,就在富平车站大街东段。他知道这个酒店,于是通过。可能登记时间太长,他看不清身份证号码,叫每个人念给他记。

从 17:42 我驶出高速开始排队,到通过检查驶进富平城,时间是 22:21,用了两个小时 40 分钟。这等候的 300 米,感觉是世界上最长的距离。驶入富平城,街上空无一人。大街两侧一长溜灯饰写着“富庶太平”,是县名的寓意。

▲城里到处可见“富庶太平”的字样。

穿越晋冀

在宾馆,考虑次日返京行程,想选择一条可能车更少的路线,远点也不怕,如果遇到防疫检查,可能等候时间更短些。最后决定选择这条路线:京昆高速——青银高速——二广高速——忻州线城高速——沧榆高速——京昆高速——西六环——北五环,全程 1068 公里,从富平出发,经过山西临汾、太原、忻州、五台山,再过河北保定阜平,经北京韩村河入京。

▲我最终选择较远但可能车少的路线返京。

2 月 2 日 6 点半,开车出发。黑乎乎,空荡荡,酒店大楼上方一个街舞俱乐部的大招牌大亮着,一楼旁边一个亮着的灯牌显示 7 楼有瑜珈馆。跳街舞、练瑜珈,这也许是富平县正常生活秩序的写照。在我们遂宁老家,母亲参加的广场舞早在春节前就主动停了。也许跳舞是太平世界的标志,想起前两天在网上看过电影《乔乔的异想世界》,德国小男孩乔乔问藏在他家的犹太女孩,如果战争停止了,她想做的第一件是什么?“跳舞”。当美国旗帜从城市大街上飘过,他们站在家门口,开始跳起舞来……

车上高速,驶进富平服务区加满一箱油。便利店显示屏横幅打出:“向战斗在抗击疫情一线的医务工作者致敬”,三个女子戴着口罩值班,她们也是防疫抗疫的后勤保障的奉献者,每天面对天南地北过往客,也不是没有感染风险的。

▲提醒加油不要下车。

8 点半左右,经过龙门黄河大桥,从陕西进入山西。按照国家对拆除省界高速收费站的要求,龙门黄河大桥收费站于 2019 年 9 月 30 日拆除。这座大桥是京昆高速上连接晋陕两省的交通要道,曾有新闻报道说平均日均车流量 2 万余辆。但这个春节,车流陡降。

▲龙门黄河大桥是陕晋省界,大桥高速收费站在 2019 年国庆前拆除

▲太原东服务区,经值班人员阻止提醒后,他回车上戴口罩后进入卫生间。

服务区男卫生间贴着醒目字样:“文明之路,只需半步”。便溺的文明还要时刻提醒,厕所革命还要国家领导人操心。要达到生态文明,还差几步?

这次新冠病毒爆发,也是对国人“吃的文明”的拷问。这与滥吃野味相关,总有一些人管不好自己的嘴。像学名黄胸鹀俗称“禾花雀”的鸟儿,从俄罗斯西伯利亚飞到中国南方越冬,但沿途被大量捕杀,许多被催肥后杀死,送到广东等地的野味餐桌。2017 年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更新濒危物种红色名录,黄胸鹀的评级被从“濒危”升级为“极危”,而在 2013 年以前还属“无危”。我在河南黄河湿地保护区见到过几只黄胸鹀,它们已学会远离人群,有人走近 200 米以内就飞走了。遗憾的是,我国的野生动物保护名录是 1988 年公布的,除了 2003 年将麝由二级保护动物升为一级之外,到现在已 30 多年了,几乎没有更新。黄胸鹀仍未被列入一级或二级保护动物,只被归于“三有动物”(国家保护的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与麻雀一个级别。说不定未来哪年,黄胸鹀就被吃得灭绝了。这次疫情发生后,国家开始严厉打击非法野生动物捕杀和交易,也是痛定思痛吧。

▲2019 年国庆期间,在河南黄河湿地偶见的濒危黄胸鹀(禾花雀)。近 40 年间,这种鸟儿数量缩减九成

▲驶向太行山,前不见车,后不见人。

高速公路穿过太行山区,山峰连绵,视野中半天不见一辆同行车,感觉诡异。广播里报道各地为武汉加油,向湖北捐助防疫物资,空军动用军机运送紧急物资,还有一些国外捐助的物资涌来。想起昨晚看微信:日本汉语水平考试 HSK 事务局捐赠了 20000 个口罩和一批红外体温计给湖北高校。在捐赠纸箱的标签上,写着 8 个汉字: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这 8 个字颇有来头,早在 1200 多年前,它们就绣在日本长屋王送给唐朝僧人的千件袈裟上,后面还有两句:寄诸佛子,共结来缘。记载鉴真事迹的《唐大和尚东征记》载,鉴真大师被此偈打动,决心东渡弘法。前些天日本从武汉撤侨,100 多人同机,发现 3 名新冠病毒肺炎确诊病例。大疫之前,中日之间情义相牵,共同面对考验。

快捷进京

沿京昆高速一路疾行,快到 6 点时,进入北京市界,进京安检站让车辆慢下来。暮色渐浓,灯光晕黄。穿着防护服的检查人员,手持测温计给车上人员量体温,没有别的检查,不到 17 分钟,就通过进京检查站。

▲进北京界,车上人全部检测体温

进北京界比预想的快。收音机里,熟悉的京腔让我心安。没有一个冬天不能逾越,17 年前的非典我也经历过,也许病毒在夏天高温时会自行消亡。一个高中同学在群里“瞎想”分析说,病毒如果把人类宿主杀死了,自己也活不了,新冠毒性应该会减弱,传染性增强,以后可能转为普通的流感病毒。我觉得说得有道理,但时间才是检验疫情的唯一标准。

没想到进京后还有第二道检查岗。所有进京车辆被导入韩村河服务区,检查人员逐一接过身份证,机器扫瞄,几秒过一车。这种效率,比有的检查站手机登记省事多了。

▲检查人员用机器扫瞄身份证。

晚上 7 点多,驶进京城,夜色阑珊,车流如织。回首自驾两天,从川中小城,到繁华京城,穿越三千里,一路奔驰。吾土吾民,没人不爱自己的祖国。爱她,请让她更健康;爱她,请让她的人民更安心。

▲家里门上贴着返京通知

回家进社区,不知会遇到什么样的检查。前些日子,微信朋友圏流传着种种遭遇——很多外地返京的租房者被阻挡在社区门外,必须外出隔离 14 天提交医院开的健康证明才能进入。2 月 1 日传来最新消息,北京市政府副秘书长明确表示,除从湖北返京的人员外,任何社区(村)和物业部门,没有权利自行阻止体温检测正常的返京人员进入社区。

家住昌平立水桥附近,车近小区门口,真有防疫检查岗,两个人员站在一个桌前,检查进出小区的行人,小区大门车辆出入口自动识别车牌。

家里门上贴着一张粉纸,是居委会转发北京市疾控中心的一封信,要求返京人员告知居委会,留下联系方式,并且自行观察两周。我马上给居委会打电话,对方登记了我的车牌和联系方式。又给单位汇报了到京情况,开始自行居家隔离。已是晚上 8 点多,肚子饿了。用自带的家菜炒了两个菜,一个蒜苔腊肉,一个清炒白菜。

晚安,北京。太阳明天还会升起。只要你耐心等待。

*图片来自作者

来源:单读 微信号:dandureading

历史上的今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前方高能 » 三千里自驾返京记
分享到: 更多 (0)

前方高能丨一个有趣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