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趣的网站
分享有价值的文章

如果对面大楼有狙击手瞄准你……

首页广告

作者:吴序

1

「如果对面大楼上有狙击手瞄准你,你会怎么做?」她说。

???

我满脑袋问号,但是又不得不回答。这是我第七次面试,前六次我甚至都没见着 HR,就被前台小姐姐告知已经有了人选,非常抱歉让您白跑一趟。

这次不一样,好歹我成功进入了面试,可没想她的第一句话就这么脱线。

她很漂亮,刚才那几秒我已经在幻想和她共事的愉悦时光了。啊糟糕,是不是刚才我的猪哥样被她发现了,所以她这是在表示不满,故意刁难我。

我赶紧收起思绪,脑袋飞快的转动着。

「这不是演习。」我必须得说些什么证明我没有被难住,也给自己继续思考的时间。

我假想着此刻我真的被狙击手瞄着头部——办公室对面确实有一座高楼,但是玻璃墙面反射着刺眼的阳光,刺的我倒竖起几根汗毛。

我略带夸张地吞了口唾沫,逐渐入戏。我盯着 HR 的眼睛,喉咙用力,以让我的声音发颤。

「面试官您好,请问怎么称呼?」我自信我的颤音很完美。

「柳。」她靠坐在办公桌边缘,微微仰起下巴,略带玩味地看着我的表演,回答很是干脆,但我没听清是柳还是刘,不过这不重要了。

「好的柳小姐。」我死死盯着她的眼睛,「这不是演习,我也没有在开玩笑。」我眼神示意她回应,她很配合的点点头。

我又咽了一口唾沫,一字一句。

「对面大楼有狙击手瞄准我。」

2

她很浮夸,两只手往上抬起,耸起肩作惊恐状。

我连忙将两只手掌竖直起来,掌心对着她:「你别乱动,不要被他发现我已经知情。」

我知道有高倍镜的情况下,对面楼顶的哥们儿对我的表情一览无余,我不能排除狙击手会读唇语,于是我接着对她说:

「柳小姐您好,我叫吴序,是第九号面试者,请问您可以往您的左手边挪五个肩距吗?」

前半句我咬字略显做作,而后半句我咬着牙说完的——这能最大限度的干扰杀手对我唇语的读取,我离柳小姐很近,我相信她能听清。

果然,我说完后,她学着我的紧张状态,故作自然的慢慢往她左边移动着,只是脸上憋着笑——没关系,她背对着对面大楼。

「对,然后请缓缓坐下。」这是一个三十平米左右的办公室,仅朝北开了一扇窗,窗下放了把椅子——那应该是客座。

HR 的办公桌在房间西边靠墙,她最初的位置,是靠坐在办公桌朝外的桌沿,而现在,她被我指挥着坐在窗边的椅子上。

「很抱歉柳小姐,借用你的身体来挡着我,不过你放心,他的目标是我不是你,所以你不会有危险。你手机呢?能帮我报警吗?」

她用手小幅度地指了指办公桌上的粉色 iPhone XS,俏皮的歪了歪脑袋,意思是对不起,手机不在身上。

接着好像意识到这种过家家有点蠢,表情开始不耐烦,很显然,她对我拙劣的演技不感冒。

毕竟年龄不大,化淡妆的脸上洋溢着青春气息。这个年龄能当上公司的 HR,肯定有点裙带关系,我猜的。

3

我缓缓将手伸进公文包,掏出一份简历,递给她。

她的表情开始满意起来,像是在赞扬我的适可而止,窗边有风,我的姿态也够低,所以她没急着回办公桌圈起的那片区域,而是在原位看起我的简历。

「你的保险箱里放了多少钱?」我递完简历,很识相的退出她的亲密距离,开始观察整个办公室。在房间西北方,也就是办公桌内靠墙角的位置,放着一个保险箱。

她突然抬头,眼神警惕,我猜她下一句就是让我滚——那可不行。

我抢她的话头,语速飞快。

「每个月的月初是结账的日子吧?不是?没关系,这个不重要。」

「这是本月的员工工资?也不是?没关系,这个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里面有钱,我知道。」我盯着她的眼睛,像是要吃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那个狙击手的,但是我和你一样,信息量有限。」

我慢慢地蹲下,完全躲在 HR 的轮廓里:「我只知道你的保险箱里有钱,他告诉我的。他还告诉我你姓陈,他骗了我。」

我指了指我耳朵上的蓝牙耳机,「一分钟前,我和他还有联系,我们的对话他都听的见。」

可能太过紧张,我不知觉的将嘴唇咬破了,满嘴血腥气,HR 柳小姐应该看在眼里。

「不过你放心,刚才我掏简历的时候,已经将蓝牙断开了,他现在听不到我们对话。」

我语速很快,眼睛尽量凶狠地看着她:「你只需要告诉我,你和他什么关系,别不当一回事,」我用手指了一下后脑勺,「他现在可瞄着你。」

柳小姐有些害怕,但我不认为她相信我的话,她应该是觉得我有病。

「你有病啊,刚才的附加题已经结束了!」她措辞坚定,可是喉咙用力,有颤音。

4

我双手上举,耸了耸肩:「信不信随你,只要你别离开现在的座位。」我觉得蹲着不舒服,于是坐在了地上。

「我和他的原计划就是,我将你引到窗边,然后他——」,我右手比了个八——

「砰!」说完我也俏皮地伸了伸舌头,上面全是我自己咬的血。

「保险箱没锁,他告诉我的。」我奇怪地看着柳小姐,「你不爱锁保险箱?不是?你恰好今天忘了锁?也不是?这就可怕了。」

我又竖起了几根汗毛,重新咬牙切齿的说话:「那就是你恰好没来得及锁。你是同伙?」

HR 柳小姐果断摇头。

「呵,你还想骗我?如果不是你告诉他,他怎么会知道你现在没锁保险箱?难道这个房间有监控?正对着保险箱!」

柳小姐不禁瞥了一眼房间西南角,我顺着她目光看去,果然靠近天花板的地方有一个黑洞洞的摄像头,更可怕的是,广角的镜头几乎将整个房间纳入监视——也包括我们。

「哈。」恐惧到极点反而有些麻木,我朝监控招了招手,然后比了一个大拇指。

我服,真的是服,没想到出来的第一笔生意,就砸在他手里。

「我真的不认识他,我不是他同伙!」HR 柳小姐身体有些抖,窗边吹来的风,现在已经不合时宜了,但我不敢体贴的帮她关上玻璃窗。

我又看着她的眼睛,真不敢相信那么美丽的女孩子,有一天我能肆无忌惮的看,盯着看。

眼妆不浓,眼泪也不多,不足以花了妆。

「我阅人不多,但看你的眼睛,你不像是在骗我。」

她大概想疯狂点头,但是不敢幅度太大,只好睁大她水汪汪的眼睛,无辜的看着我。

情绪一到位,泪腺就开始分泌液体。

真可惜,还是花了脸。

「我其实是个变态杀手,可他比我还变态。」我叹了口气,「不得不承认,我玩不过他。」

眼泪果然是人类最好的情绪宣泄方式,柳小姐流了几滴泪,脑子开始恢复了一些运作。

一活络,就想自救。

5

她继续保持头部的稳定,学着我咬牙切齿的说话:「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真聪明,不愧是 HR,一句话就把我和她拉入一个阵营。好吧我收回一半之前她靠裙带关系上岗的揣测。

血干了黏在嘴唇上,很难受,我舔了舔嘴唇,回答她:「很简单,假设你骗我,假设你没骗我。」我顿了顿,继续欣赏她的大眼睛,「是第二种假设对不对。」

她用力眨了下眼睛,补充道:「不是假设,我真的没骗你。」

「那就简单了,假设不是你配合提供的情报,他用某种方式知道了你的情况,你想想你身边的、能自由进出这个房间的、你觉得可疑的人。」

我挥手阻止她的回答:「你不用回答我,你想个人选就行,我们时间有限。」蓝牙耳机有些松,我伸手扶了扶,继续推理。

「那么他可能原先并不是想杀我,可是巧了,你偏偏作死问我关于狙击手的面试考题——蓝牙耳机里面他听到了。」生死攸关之下,她显然在很认真的听,并且思考。

「巧合,有这么巧?」我一开始思考,就爱自言自语,全然忘记了柳小姐的感受,看她又被我怀疑的要自证,我很歉意的对她笑笑,「对不起,我不是怀疑你,我现在相信你,也只能相信你。」

她没给我表情,我就自顾自继续往下说,语速加快:「所以就很倒霉了,你的巧合让我结结实实的误解了,于是对他释放了敌意,同理你的巧合也通过蓝牙耳机让他误解我,并对我产生了敌意。」

「或者说杀意。」我用手在我和柳小姐之间比划了一下。

「无论怎么样,在我掐断蓝牙的那一刻,他就认定我们是一伙儿的了。」

「所以现在你绝对不能动,他镜头里现在就你一个目标,一个杀手是不会允许狙击镜头里没有目标的——那是变态杀手的耻辱。」

说完我就后悔了,我才是变态杀手,他应该是超级变态杀手,我的错,措辞不严谨。

「但是他又不会马上开枪,因为只有一个目标,你知道的吧?狙击手是不会开枪射击第一个目标的——在他有两个目标的情况下——这会惊动他的第二个目标——他会等我出现。」

我说的很绕,我承认,我现在也很紧张,我越想解释的明白,就越解释不明白。

但是柳小姐没有在意,她现在怕的要死,不过关我什么事呢,被瞄着脑袋的又不是我,我真是聪明又机灵啊。

「对了,你的监控带监听吗?」我突然想到一个希望,脱出困境的希望,毕竟我的位置离门有点距离,他干掉柳小姐后,几秒钟内我只能找到掩体,并不能冲出房门。

该死,我还是可能会死。

死亡的恐惧让柳小姐对自己的记忆迟迟不能确定,我没催她,这关乎我的命。

「没有!」柳小姐的声音放了出来,真有磁性的女声,酥酥的,「我确定没有,那时候小陈说要买带拾音器的,报价也低,但我爸有熟人,所以……」

「小陈?」柳小姐比我反应更快,但我示意她跳过这个话题,实在没时间算账了,那是以后的事情,现在保命要紧。

感谢裙带关系,也不知道这个词用的对不对,但是至少我们的聊天内容没有泄露。

什么声音?

柳小姐的脸部表情瞬间凝固,那是极度惊恐、紧张的表情,我顺着她的目光回头看,那是房门的方向。

门被缓缓的推开。

门后是谁?是那个杀手?还是小陈?

最先迈入房间是一双黑色女高跟,上面的小腿被黑丝紧裹着……

耳边传来「嗬嗬嗬」的喘息声,那是人类紧张到缺氧的表现。

看来是小陈,怎么个开场白?久仰大名?好汉饶命?

「砰!」

突然一声巨响,天崩地裂。

原来中枪是这种感觉,我感觉整个大楼都在晃,耳边「嗡嗡嗡」的响。

我逐渐无力、倒地,眼前一片血色。

6

刚才的巨响并没有引起太大的骚乱——当然了,抱怨总是有的。

警察的出现让大家的抱怨声更大了些,他们是有意表达不满,又不愿作出头鸟,毕
竟随随便便一个开发商都不是普通人能惹的,哪怕开发商犯了法、违了规。

人性总是这样,趋利避害。

但是警察并没有空搭理围观群众,他们是冲着死亡事件来的。

下车的约摸是个领导,气势盛,举手投足间雷厉风行。

「小李,具体是什么情况。」

被叫做小李的年轻办案民警闻声走到领导跟前,开始汇报工作。

「死者姓柳,性别女,22 岁,X 公司的人事部经理,法医初步判断死因是心源性猝死。」

「另外还一位伤者姓吴,是来公司面试的应聘人员,只是受到惊吓昏厥,应该过一会儿就会醒了。」

「监控好像坏了,技术部正在尝试取证。不过有目击者,是 X 公司的正式员工陈某。

她也受到了惊吓,但意识清醒,她能证明,事发当时,柳某和吴某正在进行面试,而花园小区开发商非法拆除爆破产生的巨响,致使两位正在全神贯注进行面试的人员受到惊吓,一人猝死,一人昏厥。」

「拆除爆破没有报备?」

「没有。」

「唉,好好一个花季少女,就这么猝死了。」

「那个吴先生也惨,刚从精神病院痊愈出院,好像是什么妄想症。」

「联系家属走赔偿程序吧,我们依法全力提供支持,逝者已矣、伤者已伤,我们能做的只有这些了,你们也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

小李站的笔挺,「为人民服务。」

来源:知乎日报

历史上的今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前方高能 » 如果对面大楼有狙击手瞄准你……
分享到: 更多 (0)

前方高能丨一个有趣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