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趣的网站
分享有价值的文章

姜文的世界,周韵的规则

当你有了自己的规则,就有了自己的世界。

旅美作家张北海,写尽美国故事后,笔锋一转,写了一本特殊的武侠小说,名叫《侠隐》。

故事发生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北平,一座温和的城池,一个寂寥的江湖。

那座城池和那个江湖吸引了姜文,他将小说改编成电影《邪不压正》。

主人公的居所也改为内务部街11号,他的旧宅,《阳光灿烂的日子》拍摄地。

西安事变和卢沟桥事变,是天边的惊雷,北平是惊雷下沸腾的湖水,男主角是湖水中的惊鱼,而女主角巧红则是湖中的莲花,尽展北平风韵。

这个最有味道的角色,姜文交给他的妻子周韵饰演。

这是姜文世界核心规则之一,他造了千奇百怪的梦境,但梦境最好表达者,从来都是周韵。

周韵在温州长大,带着海边女孩的自由天性。

少年时,父母让她练琴,她叛逆不愿,三年后只能弹出《献给爱丽丝》头两句,家人一度认为她与演艺无缘。

然而,15岁那年,她背着父母,参加温州第一届广告模特电视大赛,并一举夺冠。

整座城市为她的笑容痴狂,有人深夜砸开灯箱,只为偷走她的海报。

直到十年以后,温州该项赛事的宣传语,依旧是“你想成为下一个周韵么?”

对周韵本人而言,这场比赛只是一个游戏。她化名周吴影参赛,意寓来无影去无踪。

决赛当日评委席上,坐着中国第一经纪人王京花。比赛后,王京花对小姑娘印象不错,说留个电话吧。周韵以为人家是骗子,留了个假号码。

比赛后第二年,父母带她去看电影,那是她第一次去影院看电影,放的是《阳光灿烂的日子》。

灿烂的阳光从银幕上亮起,她完全不知影片背后男子,与她的奇妙缘分。从那天开始,她开始迷恋电影,迷恋姜文和昆汀。

她在家乡企业短暂做过一段会计,然而她不喜欢数字,那也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1999年,她和朋友到北京旅游。就如姜文喜爱北平一样,周韵对北京一见钟情。风沙中有一座大气的城市,处处都有机遇。

即便拖着巨大行李箱,在积水潭漆黑的夜中爬天桥时,她也难以对这样的北京心生怯意。

她是射手座,喜欢按照自己的方式行走。

在东方歌舞团老乡建议下,周韵报考中戏,读书期间,她便与梁朝伟合拍广告,2001年,又参演电影《天地英雄》,出演一个小和尚,为此剃掉满头长发。

那部电影的女主角是赵薇,但人们对扮相清秀,没有一句台词却灵气十足的周韵,印象深刻。

拍完这部片后,周韵原本有机会参演一部讲足球的电影,但报到后遭制片人拒绝,演员全是男的,好容易找个女的,你头发还那么短。

周韵返京,有同学嘲讽,还有人笑她的温州口音。然而周韵浑不在意,名利圈是有诱惑,但演戏只是份工作。

她按照自己的规则安静行走,先是和李幼斌一起演了《我的兄弟姐妹》,又和孙红雷演了《走过幸福》。

2010年她与胡军演《金婚风雨情》,获第一届亚洲电视彩虹奖最佳女演员 。

“我其实也没为做演员做什么努力,很自然地就到了这个工作,很自然地有戏拍,很自然地结婚了,很自然地生孩子了。哪一样都没有特别刻意的。”

甚至没有低谷,也没有高潮。她说。

2009年,陈可辛监制《十月围城》,邀请她来演女孩阿纯。这个女孩唯一的一场戏,就是坐在窗边,对路过的谢霆锋笑。

阿纯只有十七八岁,很多年轻女孩能演,为何要找当时32岁的周韵?

陈可辛说:“我见过很多女孩子,都只有20 岁左右,可过了几年就变化很大。这么多年来,周韵是这个圈子里少数几个几乎没怎么变化的女演员”。

2001年拍《天地英雄》时,姜文也出演了。

他在中戏时的老师张仁里,也是周韵的老师,两人算同门师兄妹。

在片场,姜文会给周韵讲戏,“听我讲戏时特别专注,轮到她讲笑话时又很幽默,放声大笑的样子很纯真,我很欣赏她。”

2002年,拍《理发师》,姜文和陈逸飞因艺术决裂,当年乃轩然大波。

周韵是《理发师》女主角,当时发表任何一句见解,都可以登上头条,但她一直保持沉默。直到多年后,她才偶然和记者提起,“那只是艺术家对作品理解不同”。

她的低调和简单,让姜文惊讶,他们成为朋友,继而慢慢升级为情侣和夫妻。

2007年拍《太阳照常升起》时,姜文想找一个有12岁孩子心态,又有22岁长相男主角,但一片迷茫,中国哪有这样的演员?

周韵想了想,推荐了房祖名,结果大获成功。从那之后,姜文电影选角,时常由周韵推荐。

在《太阳照常升起》中,周韵扮演了一位疯妈。那是一个有着极度张力的角色。

如果说全片是一首宏大又沉重的诗篇,那么疯妈就是全诗的灵魂。

在剧中,周韵上树抓羊,跟猫说话,给树刨坑,用石头垒房子,并站在屋顶上,用她家乡的温州方言,反复背诵黄鹤楼。在一个荒唐时代中,留下一个悲剧剪影。

当然,姜文也有私心,他把镜头下的周韵拍得柔美又锋利,极具艺术感,镜头里凝聚着他的爱意。

2010年,周韵再度参演姜文电影,在《让子弹飞》中饰演花姐,一个出身卑微但心有侠气的奇女子。4年后,她再演《一步之遥》,这回角色是大帅女儿武六。

这是周韵特别喜欢的角色,也最接近她性格,“真性情,作风果敢,知情识趣,敢爱敢恨”。不需要讨好谁,想做什么就做了。

其实,从疯妈、花姐、再到武六,姜文让周韵扮演的角色,从来不是柔弱的花瓶,都是个性鲜明的奇女子。

这是姜文心底的周韵,也是让他迷恋的周韵。

和外界理解的刚柔并济不同,姜文和周韵,更像是两个骄傲灵魂的倾谈。

周韵说,两人相爱,基础需要一样,气场都要很大。如果一方是三十层楼,另一方只有一层。那么,矮的那个一定会被吞噬掉,高的那个也觉得很没有意思。如果我是姜文的附庸者,那会很麻烦。

生活中,两人不喜欢泡吧唱歌,不喜欢逛街旅游,除了运动就是看书,或者一起找个街角安静待着,观察人间百态。

姜文说,每当周韵用一种清澈幽远的目光看着他,他总会心绪宁静。

“只要有她在,我就能安然入梦。”

姜文和周韵的组合,有着最动人的诱惑。一个是规则粉碎者,一个是规则信奉者。

姜文总喜欢超越规则,搭建自己的世界,而周韵则信奉规则,用自己规则行走。

她不爱穿高跟鞋,不爱拍照,不喜欢炒作绯闻,别人问她为什么接片少,她反问为什么要接片很多?

拍侯孝贤的《刺客聂隐娘》时,有一场戏是在日本京都大宅中。

周韵走在长长的木头走廊上,后面跟着丫鬟,四野无人,只有鸟鸣和衣服摩擦的沙沙声。

周韵说,她喜欢那种感觉,自由,放松。

那是她的规则。不需扭捏作态,不需出格搏位,只需自然行走,可加速,亦可随时停步。

2010年,拍电视剧《金婚风雨情》时,她半年在外不能回家,有时做梦,梦见孩子突然长大,醒来时满心失落,对孩子有内疚感,索性就不再拍电视剧。

“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么早结婚生子,但是碰到一个人结婚了有孩子了,我觉得就是这个关系很重要,比如我是妈妈,我有孩子。很自然地,更多精力就会在孩子身上,我很享受。”

演艺圈如染缸,如猎场,多少人台上风华绝代,台下满心焦虑。

然而周韵不。她说,人生至某一阶段,相夫教子比享受名利更重要。

“我不是不在意名气,但是,我比较爱我自己,爱我心里那个比较舒服的自己。”

越是如此放松的周韵,越是有特殊魅力,也让人们对她下次出现充满期待。

今年夏天,姜文放出了新作《邪不压正》预告片。

仅看预告片,已无从推测《邪不压正》会不会遵从原著走向,这也正是姜文电影最大魅力所在。

撕碎原有的框架,抓出内核的精义,打上姜文的烙印,北平还是那个北平,但江湖已别有味道。

惊鸿一瞥中,周韵在预告片中闪现数个镜头。她于红墙之下侧首,束发之后持枪,黑衫明眸,干净利落。

原著中,周韵扮演的巧红,温柔娴静,不参争斗,是男主角在乱世中唯一牵挂,藏着北平最柔软的味道。

但在姜文镜头下,周韵冷静持枪,英姿飒爽,似乎暗示着新的故事走向。

或许又和疯妈、花姐、武六一样,在周韵眼神中,藏着故事真的灵魂。

江湖非江湖,北平非北平,周韵自有规则。

来源:摩登中产 WeChat ID:modernstory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前方高能 » 姜文的世界,周韵的规则
分享到: 更多 (0)

前方高能丨一个有趣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