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趣的网站
分享有价值的文章

十二年后,罗永浩与连岳胜利会师

首页广告

文/三表猫

来源:三表龙门阵(ID:sanbiao1984)

2006年罗永浩搭建了“牛博网”,迅速成为中国知识分子的大本营,启蒙了一代人。

如今,“牛博网”已关闭,“公共知识分子”被污名化,舆论场难觅出挑的“意见领袖”。

把时间拉回到2010年1月9日下午,“牛博网”打不开的那一刻,中国知识分子们在十字路口相互告慰、道别,他们中的很多人不再以传播公理与常识为己任,迅速奔赴人生的下一个战场。

当晚,“牛博网”主力博主连岳在接受采访时说:“网站关闭就关闭了,生活还得继续,我将在网络博客上继续写时事评论。”

可我们再也没能见到他辛辣的时事评论,“情感专栏作家”是他面对公众的身份。或许撰写必须具备冒犯性的时事评论对他来说本就是偶发的,他在接受另一家媒体的采访时也表示:“如果我也有一份常规的工作,我也许不会这么做(抗争)。”

如今,他找到了那份“常规的工作”,主业是带货,顺带给读者答疑解惑、扮演心灵导师,这两份工作他完成的都很好,是为数不多抓住时代红利的知识分子。

最近他在一篇文章中表达对民主制度的鄙视、对方方的嘲讽,引发了网络热议,很多人说:连岳变了。

多么可笑啊,试图中一个情感博主的文章中读出反思与冒犯,这太可笑了。误会有多深,批评就有多激烈。

连岳曾对罗永浩做出这样的评价:

“在一个呆若木鸡的社会里,人人都在猛做心算,看看利润有多少,只能把机会让给了坦诚的人。他还天真地相信好的东西就该大声赞美,哪怕大家都以为那是一串会给自己带来厄运的魔咒。 ”

这是一段极具“反预言”意义的评价。若干年后,信奉“奥地利经济学派”的连岳猛做心算、计算利润,精致利己,把钱搞得多多的同时,传递岁月静好的理念。而被他祝福的罗永浩,似乎频繁的被命运诅咒,“一串厄运的魔咒”。

这个时代,有的知识分子开悟早,有的知识分子开悟晚,但他们最终会在“带货”这个节点相会,说一声:你来了啊。

李佳琦给高晓松涂上了口红,许知远在薇娅的直播间端坐,连岳是图文带货的终极高手,罗永浩姗姗来迟,登上了直播电商的巨轮。

美国人施耐德在《希望的心理学》中提到一个概念:“心理死亡”。那些存在于心灵或灵魂中的东西叫做希望,它已经没有了,或者像植物般冰冷。

“自食其力”成了知识分子唯一的目标,“难得糊涂”是至上的人生哲学。如果人生像果戈里《死魂灵》中那样庸俗、浅薄、蝇营狗苟、鼠目寸光,也照样可以觉得自己活得很滋润,很幸福,那么再正视残酷的社会现实,再发出一些杂音,简直就是庸人自扰了。

2008年,《时尚先生》托连岳采访老罗,连岳设计了一个问题:“如果知道以后的一千年,社会并不进步,你会怎么做?你还能保持快乐健康的心态?”

罗永浩的回答是:

“如果是全世界都不进步,那我就先赚出足够的钱,然后在我的余生中不断地移民,每次都换到一个稍好一些的国家去。选择这样做的前提是我的努力不会让社会有任何进步,但这显然不可能。 ”

一晃十二年过去了,连岳保持了健康乐观,罗永浩没有移民,也没有赚到足够的钱(反而欠了一屁股债),他每次都想让世界变得美好一点,每次都会潦草离场,收获嘲笑。

抛开技术化的演进浪潮,世界并没有进步多少,反而有封闭、收窄的趋势。

好在,启蒙我们的人都“觉醒”了:什么他妈的改变世界,先赚它一笔大的。

2008年,年度时尚先生30人中,罗永浩和连岳在列。彼时,罗永浩的名头是“牛博网CEO”,连岳的名头是“公民专栏作家”。

2020年,我愿意称呼他们为:带货网红。

我们都应该去赚钱,这个道理本不需要十二年才明白,不是吗?

历史上的今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前方高能 » 十二年后,罗永浩与连岳胜利会师
分享到: 更多 (0)

前方高能丨一个有趣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