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趣的网站
分享有价值的文章

这么早就有人开暖气了

1

前段时间《隐入尘烟》火了,里面有个细节大星印象很深。首富承包了马有铁村里的土地种玉米,然后用玉米支付农民的地租和工钱,就算实物折算首富还要从中揩油,农民们只能被迫接受。

说起电影,最近视频行业都在讲降本增效,很多平台的新片片单数骤减,除了 A + 和 S 级的,基本都不做了。

以前剧组一个盒饭报预算一二百,上百万的布景用一天就扔,外面的群众看这个圈子就像刘姥姥进大观园看到姑娘们吃螃蟹,一筐要 20 多两银子 —— 你们一顿够我们庄稼人吃一年煎饼。

现在平台们突然搞降本增效,很多影视公司觉得自己从首富变成了马有铁。

前两天参加了优酷一个活动,作为一个文娱平台,优酷给这个活动起了一个不那么文娱的名字:

定制剧合作伙伴小会

大星本来也觉得,优酷开这个会也是准备和任正非一样:

把凉了的煎饼传给大家磨磨牙。

一开场,阿里文娱 CFO 孟钧一番致辞后,他说感谢大家在降本增效过程中,对我们的信任、耐心和包容。

优酷剧集中心总经理谢颖说这三年,大搞 “三要三不要”,不要铺张要效益,不要偶像要演员,不要流量要价值。剧组里面,能用五个人的,就不用八个导演,“该减的减,不该减的,会伤害品质的,肯定不减”。

让我意外的是,平台领导现场讲完,直接给参会的八家影视公司打了千万级别的奖金。已经播完并且完结的项目,平台还能给打钱,大星真的是第一次听说。这直接导致后面上来发言的影视公司高管个个笑逐颜开。

说起来,其实优酷的降本增效是全行业里最早的。自从 2019 年开始,优酷大刀阔斧的改革已经搞了 3 年了。

2019 年那会儿,包括大星在内的很多人不看好优酷,原因就是文娱圈子潜规则太多,互联网人哪里懂得这些弯弯绕。

但互联网人有个好处,就是总有店小二的活力和真诚。

外面的人发现改变是从剧本评估反馈不能超过一周开始,合同审核、付款审批要求做到 “日清” 等等,要像淘宝店小二一样尽最大可能提升沟通和服务效率。

后来我发现疫情中间有影视公司发微博表扬优酷,大概意思是如果没有优酷给打款,大家就原地散伙了。

2

优酷的朋友给大星讲过一件事,有一次优酷老大和公司制片人们开会,问大家有什么困难,大家建议优化打款流程,老大一个电话叫来了财务,说你背对大家、遮住眼睛,听听人民的呼声。

不能让兄弟们死在寒冬里,这听起来就很江湖气,很优酷。毕竟虽然优酷和优衣库比起来就少件衣服,但是不耽误他们和大家抱团取暖。

3 年时间,优酷推动合作伙伴使用云尚制片、娱盘、数字化制作、影视资产库等等制片管理的软件系统。

所有的项目流程透明化、线上化在这个行业是没有先例的,虽然看似给大家添了活儿,但用了这些工具有利于信息输入、共享,也加快了审批流程,用现场一位片方的话说,“优酷打钱会更快”。更关键的是,如果一个项目预算使用节约,播出效果达标,优酷二话不说就给打奖金。这就是 “定制剧合作伙伴小会” 上八家公司获奖的原因。

这些来自互联网公司的效率工具精细到什么程度?优酷的财务监制肖兵举了个例子,优酷的影视资产库里面有 33 万件道具,里面刀枪棍棒、家具家电,交通工具,家装小摆件、汉服校服便装盔甲应有尽有。

这也倒罢了,《长津湖》里的坦克他们也留着,任何剧组都能在手机上用小程序挑选、租用。明明白白告诉大家:

以后两文银子就能吃一筐大闸蟹了。

3 年 “该省省,该花花” 坚持下来,大星发现不但业内肯定优酷的多了,对行业有信心的人也多了。

当天拿到奖金的北京福佐文化总导演、编剧李京东,谈到怎么省钱的,直接使用了互联网话术 —— 一个是 “拆解”,即把所有工作拆解仔细,另一个是 “前置”,即把所有工作预案尽可能做充分。对于拿到平台的奖金,他说我们很感动,也很振奋:

我们的努力大家能看得见。

我搜索了一下来参会的影视公司,他们制作了众多题材类型,有的光是看名字都让我虎躯一震。

但我没想到,在这些剧的豆瓣评论区里,充斥着成千上万的年轻人。他们给这些自制剧打出了很 OK 的评分之余,很认真地写下了自己的评论。比如在《一不小心捡到爱》的豆瓣评论区里,有人说生活和工作已经好难了,好需要这种又搞笑又甜的感觉,我甚至还要惦记它什么时候能更新。

《迷雾追踪》评论区里,有人说本来对国产剧不抱什么希望的,没想到这个剧很写实,女性受到婚姻与职场的两头挤压,一看就是编剧有生活了。

冬天里能吃饱穿暖拿奖金的人,那指定是有生活。

来源:星球商业评论 微信号:xqnews

历史上的今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前方高能 » 这么早就有人开暖气了

前方高能丨一个有趣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