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趣的网站
分享有价值的文章

对话 “华强北 Vision Pro” 老板:低价不丢人,计划今年出货 50 万台

此处位置空闲,广告招租 请加微信 pikazangzangqiu (请备注广告合作否则不加)

当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地区于 2 月 2 日正式迎来苹果 Vison Pro 发售之时,中国的华强北厂商们早已 “躁动不安”。

一家名为 “亿境虚拟” 的深圳公司近段时间颇受关注,因其推出了一款外形几乎复刻了 Vison Pro 的 VR 产品,售价仅一千多元。

这款产品已经出现在一些行业展会上,并接连登陆乌镇互联网大会和美国 CES 展。它被命名为 “Vision SE”,取名思路与 iPhone 系列一致,项目名称则更为直接,是 “Apple Core”。

界面新闻记者实际上手体验发现,目前 Vision SE 只有简单的显示能力,可连接手机等设备播放视频,通过网页浏览信息或办公,还支持 VST(通过摄像头捕捉现实画面并呈现在 VR 世界中),尽管拍摄出的画面质量很一般。

这款设备支持 3DoF(自由度)追踪,采用高通多年前推出的 XSR1130 芯片。由于减配,并且多采用塑料材质(苹果用了更多金属制造),380 克的重量倒是比 Vision Pro 轻了接近一半。

在做出这款产品的亿境虚拟 CEO 石庆看来,有争议对公司来说是好事。

受益于山寨 Vison Pro 带来的高关注度,亿境虚拟背后的上市公司亿道信息,股价从 2023 年 12 月初的 40 元左右飚涨到最高约 76 元,短短一个月接近翻倍。

亿道信息是一家为笔记本电脑和平板做代工的厂商,旗下的亿境虚拟则是这家公司转型虚拟现实领域的一种尝试。成立于 2015 年的亿境虚拟给许多品牌做过 VR/AR 代工,包括爱奇艺、中兴、中国电信等。

苹果发布 Vison Pro 之前,VR 行业已沉寂数年,许多品牌在洗牌过程中选择放弃或被迫倒下,其中有不少是亿境虚拟的客户。

现在这家公司选择自己做山寨性的独立品牌,究竟是想获得长久发展,还是一时的市场红利?

Vision Pro 发售前一天,界面新闻记者在亿境虚拟公司见到了石庆。他并不避讳谈及 “华强北”、“低端”、“山寨” 这些标签。相反,他认为这些标签能给公司带来关注度,从而吸引更多客户。

石庆说,Vision SE 不是一款对标苹果的设备,而是错位竞争的产物。即便技术相当,也没有人会为新品牌买单,只有苹果才具备让消费者花 3 万元买一款产品的影响力。自己做一款低端但能跑量的产品,“我不认为有多么丢人”。

以下为经编辑后的采访实录:

界面新闻:何时开始规划这个产品的?为什么要设计得这么像 Vision Pro?

石庆:去年 6 月份看完苹果发布会以后,我就在想应该怎么做。如果完全对标它,能力、财力和人力都不够。就算做出来了,也没有那么好的消费者能够接得住价格,所以只能做减法,做阶段性的产品。去年 10 月 VisionSE 第一次曝光,到今年 CES 开始正式接批量订单。

外观上,我们学习和借鉴了一下(苹果),能吸引眼球。当然,如果大客户希望改变外观也可以。

最开始我就把价格锁定在 1000 多元,毕竟产品定义(和苹果)还是很不一样。SE 是以视频为主,空间计算为辅。我们的芯片是入门级的,也没有那么多传感器和摄像头。我认为有一款低端产品来满足大家看视频的基本需求,这个逻辑是通的。

未来更多苹果手机和安卓手机都会支持空间视频,不可能人人都买 VisionPro。可能显示效果没有苹果那么极致,但可以让普通老百姓感受一下这个时代的新东西,技术普惠。错位和互补定义产品是核心。

界面新闻:不担心会侵权吗?

石庆:我们申请了相应的专利,也请专利事务所做了各方面审计,这方面没有太大问题。必须承认的是,我们借了苹果的 “势和风”,但从纯技术和法律角度来讲,我们做好了规避措施。

界面新闻:去了 CES 参展以后,很多人说你们是华强北山寨产品,怎么看待这种评价?

石庆:事实上在 CES 我们产品很受欢迎,一共背了十几台样机,展会上就卖了 10 台出去,每台价格 250 美金。我们也在持续沟通和观察他们的使用反馈。

客观地讲,这类 MR 新品客户认知成本比较高,而且外观仅仅是产品定义的一部分,这类产品很不简单。而我们做到了在苹果开卖之前就上市。

山寨产品在华强北当王并不容易,因为对成本和各方面管理要求都很高。好处是,触角能伸到全球各地,如果产品定义和质量真的好,也能稳定地帮这些角落里的人赚钱,客户会持续到华强北找货,所以这里有它的渠道价值。苹果 iPad、TWS 耳机和手表在华强北的繁荣历史都是先例。

但华强北相对来讲是一个跟风市场,而不是创新,这是它的问题。目前我们这类产品就是跟风,矜持也没有用,当下的核心是把量跑起来,才能够进入到整个大的生态。

界面新闻:做白牌、贴牌产品要拼渠道,你们怎么布局渠道和价格?

石庆: 国内相对少,很多也是辗转经销到海外的,国内主要面向三四线的下沉市场, 大概占 20%。一些经销商配套一些礼品和内容卡自己定价 1999 元,中间他们能保留一两成利润。目前也在聊电视机、投影仪的渠道,因为除了对标 MR 以外,我们还可以取代显示器,一千多块钱可能还买不到一台 4K 曲面显示器。

界面新闻:你们以前主要做企业端生意,为什么现在要做消费市场?会不会跟原有的客户 “打架”?

石庆:我们一直在做企业端市场,现在也是通过这种模式销售到全球。再者,短时间内我们也不可能服务苹果和 Meta,他们需要的是工厂,我们是从研发到交付全链条服务,所以要开拓海外或者国内体量大的客户,新进入 VR 行业的品牌,帮他们把想法实现。

这款产品就能起到一个流量的作用,让影响力渗透到更多供应链和客户里去。

界面新闻:这款产品生命周期预计会有多久?之后还有迭代计划吗?

石庆:大概 18 个月,今年我们计划出货 50 万台。之后可能做着做着客户也会提要求、加功能。我们已经在准备下一代 Plus、Max 版本了。谷歌也在计划做自己的 MR 操作系统,如果之后能用上,内容就会丰富得多。

界面新闻:亿境虚拟的团队是怎么成立的?现在规模多大?

石庆:我是亿道的三个创始人之一。2015 年公司成立时还不是 VR/AR 最火的时候,团队从几个人到几十个人,最多时 50 个人。后来 VR 在 2016 年爆火了一阵子,但接着遇冷,我们就缩减到只剩一个 20 人左右的小组,现在大约有 100 人。

界面新闻:很多企业都想做品牌,做高端,为什么你要做低端?

石庆:我在这一行干了九年,做一台 Pico 4 或者 Meta 3 是没问题的。但是服务谁?卖给谁?你不能和亏钱卖设备的人去 PK。有所为有所不为,不能单纯地为打造一个品牌或者高端产品,适合自己的事情才是最好的。

所以现在我必须要考虑怎么跟苹果错位竞争,甚至要做到更便宜,把价格打到二十分之一以下。当然这类产品也不仅仅是性价比,还要让人舒适,需要投足够的钱开新款模具、做研发和内容支持。现阶段的 MR 不是必需品,所以我们的规划也很务实。

界面新闻:你觉得 VR 的终极意义是什么?

石庆:这个行业有趣的地方在于,它会发生大的变化。有些行业可能 30 年都不变,只是在不停穿越周期。

我认为 XR 是 AI 的 interface,即眼镜能够连接云端,记录你每天听到看到的。“如果十年的数据都进去了,还能复刻不了你的性格吗?” 这是去年我在美国收获最大的一句话。

做数字人,数字永生,需要的数据并不多。假设一百年后仍然有一个小孩陪着你,这件事是蛮酷的。做一个观影的(头显)是我们现在的第一步,慢慢地还会有更多事情。

历史上的今天: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前方高能 » 对话 “华强北 Vision Pro” 老板:低价不丢人,计划今年出货 50 万台
分享到: 更多 (0)

前方高能丨一个有趣的网站!